衙前圍村村民反對清場

3月12日衙前圍村村民到市局重建局樓下示威,要求市區重建局解釋食環地政聯合清場的­行動,及在保持社區網路與地區經濟為前題下,承諾4月24日前不會在村內進行任何形式­的清場。

原區安置 市建有責

致市區重建局

副本:轉送 黃大仙區議會(全體議員),立法會申訴部

我們衙前圍村村民於2014年2月20日與市區重建區進行會議,就會議的內容,我們有以下各項回應,希望 貴局作出確實及認真跟進。

第一部分關於商戶會議中, 貴局重申在衙前圍村的重建計劃中,將會在圍村保育公園中建仿古屋,並允許最少6至8間店舖可回村繼續經營。

本關注組回應:
1. 我們希望 貴局並非信口開河,落實至少興建8間商舖作本村商戶回遷繼續營商。

2. 有關商舖的擁有權,我們村民不會接受租金或任何形式的租用合約,因為我們衙前圍村已經擁有六百多年歷史,我們是有合法的使用權,而我們已經在圍村經營和服務街坊數十年,所有商舖都是我們所擁有的亦是我們真金白銀買回來的,所以將來的商舖的擁有權(包括屋契)也應屬我們村民所有。

3. 新的商舖面積需與現時商舖的面積相約,並希望 貴局盡快提供有關將來商舖的詳細資料如店舖設計圖、設備等,新的商舖是我們村民所用,理應當中設計等資料我們均需要知道和參與當中設計,以符合我們所需。

4. 重建期間,我們希望貴局能在東頭邨房屋署名下的空置的店舖安置我們,如東頭邨街市內空置的商舖,我們希望能在重建期間繼續服務街坊,助人自助。

第二部分關於住戶

會議中, 貴局反對村民回遷圍村,並於來信中提出「考慮讓村民購買鄰近的公屋單位」的可行性。

本關注組回應:

1. 你們收我們的地,收我們的屋,我們只要求還我們原有生活,我們原有生活就是有屬於我們自己的地方來生活和居住,如果讓村民自行購屋進行安置, 貴局實有推卸安置責任之疑。

2. 同樣有關屋的擁有權,我們村民不會接受租金或任何形式的租用合約,因為我們衙前圍村已經擁有六百多年歷史,我們是有合法的使用權,而我們已經在圍村生活數十年,所有屋都是我們所擁有,真金白銀買回來的,所以將來的仿古屋或新分配的房屋的擁有權也應屬我們村民所有(包括屋契)。

3.  我們衷心希望能興建兩層高的仿古屋,上層居住,下層商舖, 以便村民繼續在圍村生活,這樣就能好好的把圍村獨特的風土人情, 圍村的風味真正的能活保育下來。

4. 假如我們真的不能在保育公園中回遷居住的話,我們就要求用15米以上新建樓宇的第一層建一排仿古屋來安置我們以屋換屋的形式還我們生活.這樣更能方便我們部分年老的村民, 將來繼續在圍村營商,更能好好保留我們的社區網絡.

以上,謹是我們衙前圍村村民的微小要求, 貴局與長實私人集團發展此區,拆7層屋建幾座30幾層高私人樓,賺到盤滿缽滿,本關注組亦只希望, 貴局能盡其責,安置我們,採納我們的建議,方能真正活化保育圍村。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市建局忽然動土「挖古物」 衙前圍村民未解決

278140_133684340121990_1591744624_o市建局忽然動土「挖古物」 衙前圍村民未解決

[草根.行動.媒體]2012年12月14日訊

位置黃大仙的衙前圍村,被市建局聯同長江實業收購得大半土地後,仍有十數戶住戶及商戶未獲得合理安排。在留守抗爭之際,昨日村口忽然出現通告,宣稱「市區重建局會聯同古物古蹟辦事處先進行考古挖掘工程…」,並附有市建局地圖,列出村內十一個將遭挖掘之處。這十一個地方有好多個鄰近現時仍前路茫茫的被迫遷住戶及商戶,引來村民疑慮是否名為考古,實為迫遷手段,亦即把地挖爛,讓人難以居住,十分擔憂。

從未諮詢村民 原居民委員會無代表性

該封貼在村口的信件的下款自稱「衙前圍村委員會」,日期為「2012年12月13日」。可是,它卻於2012年12月11 日已出現在村口。信的內容告知村民27/12/2012將會有法事,隨後就會有挖掘古物的工作進行。

可是,仍住在村中的村民全然未被諮詢。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的組員於週二晚開例會時表示,這個「衙前圍村委員會」乃是一個原居民組織,其成員早已不居住在村內,甚至信中的聯絡地址都是在慈雲山,完全沒有代表性,無權代表村民去答應市建局和古物古蹟辦事處去村內四處挖地。

村內挖十一洞 恐為迫遷手段

據關注組成員帶記者視察村內的情形顯示,在堅決不接受市建局不合理對待的村民的屋旁,市建局已經特別先把鄰近房屋拆掉, 讓村內呈現出一派廢墟的景象;亦令樓房因欠缺隔鄰房屋的支撐而出現結構性問題。此時此刻,市建局稱重視保育而要在村內再把地都挖爛,有十一處之多,而且有 好幾處是在仍未搬遷的住戶或商戶旁邊,這是嚴重影響住戶生活的運作,更影響服務週邊公屋街坊的小零售商戶。同時,居民莊先生亦表示,挖掘工作將令村內忽然 多了許多陌生人,恐有人魚目混珠造成治安問題。這一切都惹人不安,直接間接造成迫遷的效果。

圍村活歷史 讓路給死物保育?

在仍未解決被迫遷問題的村民中,有好幾戶乃是服務附近街坊幾十年的平價士多、日用品店、裝修、理髮檔,更有一戶是全港所 剩無幾的「刀仔佬」傳統手藝;住戶也包括從小住在圍村幾十年的街坊,見到警察在村內抄別人的車牌都覺得有責任去關心的街坊。他們都是對於這幾十年衙前圍村 這裡,都市與圍村生活接軌經驗極有深刻了解的人。村民並不反對保育,而是認為挖掘工作不應在活人的居所旁邊這樣大規模地進行,而且沒有與居民商量。

要求直接交代 及 擱置挖掘工作

因上述種種,關注組要求市建局主席張震遠先生及古物古蹟辦事處考古組館長丘劉女群有女士入村向村民直接交代事件,並要求兩個部門在村民仍在村內生活時擱置一切挖掘工作。

村民已擬信向兩個部門表示反對動工,並不排除於27/12/2012會阻止挖掘工作動工,以保護村民的生活環境。

DSCN1567 DSCN1573

(封面照片提供: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