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報導:衙前圍村民阻止市建局挖洞迫遷村民(2013.1.17報導)

2013年1月17日,在衙前圍村,市建局借勘探古物,要在仍未獲安置的村民附近挖地洞,
村民及聲援者力阻,要求市建局承諾未安置前停止挖洞,及要求市建局主席親身到村對話,皆未獲回應。

誠邀報名:衙前圍村導賞團

nga

人數 : 8人成團

日期/時間 : 歡迎相議

導賞員 :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的村民成員

收費 : 暫定為五十元正(包茶點) (所有收費將成為關注組的收費)

簡介 : 衙前圍村是市區唯一一條融合市區與圍村生活的圍村。現時,村內已被李氏集團及市建局收購及清拆得七七八八,市建局就說將來保留八間十間屋,並建起天幕,在天幕上起豪宅,天幕下就做保育區。 可是,在市建局的所謂「保育」意識以外,一個市區與圍村生活的融合體,其生活是怎樣的?歷史不單是一百年前的事,也是一直在發生的人的生活。市區的寮屋內,作為一個非原居民的基層市民的生活空間,還有各種服務週邊公屋街坊的零售服務業及手工藝,是如何顯示著一種融合發展的可能性?

**有興趣者,請電郵告之,方可作實,謝謝:) (ngatsinwaitsuen@gmail.com )報名。**

反對市建局及古物古蹟辦事處在衙前圍村進行挖掘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聲明:

反對市建局及古物古蹟辦事處在衙前圍村進行挖掘

我們是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的成員。衙前圍村重建計劃進行甚久,但是市建局仍未盡力處理和安置面臨迫遷而無家可歸或生計遭破壞的村民,我們為此事亦已心力交瘁。而且,市建局­一直與我們的所謂溝通都是極不講理和不負責, 甚至曾遺失村民買賣房屋的正本文件, 又指明明剪了頭髮廿年的剪髮檔是貨倉。故此,我們對市建局的誠信極有懷疑。近日市建局、古物古蹟辦事處和原居民委員會將在圍村進行挖掘古物的工作,就有關挖古物的事,市建­局竟只諮詢已搬走的村民, 而不諮詢仍在居住及營生的村民, 實在不能不令人懷疑, 是假考古,真迫遷。

雖然勘察古物,對保存香港歷史和圍村保育工作都是一件好事,但在仍有村民未遷出的情況下進行挖掘工作,由於完全無人諮詢過我們, 也無人告訴我們這十一個考古的點是怎樣個挖法, 令村民非常擔心居所及舖的建築安全。

首先,挖掘工程可能會對建築物帶來影響。衙前圍村建築風格獨特,建築物之間互相扣連,動一處會令村內其他地方造成影響。之前市建局在圍村拆樓時,已令一名村民居住的單位出­現裂痕,這樣叫我們天天擔心自己的居所會否「冧」怎行﹗

而這次工程施行地點有十一處之多,有好幾處更是在仍未搬遷的住戶或商戶旁邊,除了嚴重影響住戶的日常生活,更影響服務附近公屋街坊的小商戶。

而且,因工程引起的灰塵和蛇蟲鼠蟻的問題會嚴重影響我們的生活和營商環境,村民每天嗅著這些灰塵,會對健康造成很大影響。這就像叫我們住在一個工程地盤內,怎行﹗

同時,此舉亦將會破壞村內平靜的環境, 及對小朋友的安全造成威脅。

其次,有不少人會因工程的開展進入本村,隨時會有陌生人擅闖村內,令我們非常擔心村內的治安。但是,市建局和古蹟辦卻完全沒有跟我們商量過。萬一出了什麼財物上的損失,甚­至人命傷亡等相關的影響,誰來負責﹖市區重建局,古蹟辦是否會責任﹖村民會保留所有追究既權利。

至此,我們強烈要求市建局和古蹟辦對我們作出以下承諾﹕

第一,市建局一定要先安置,後考古。現在仍有十數戶人家住在圍村,只要有村民及商鋪未解決安置問題而仍留在村裡生活和謀生時,市建局和古蹟辦必須擱置所有挖掘工作,絕不能­在圍村掘古物。

第二,相關部門需要重新啟動諮詢程序,向每一名受影響村民解釋和得到全體村民和關注組的同意。市建局和古蹟辦亦需向村民提供有關工程對圍村影響的報告。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2012年12月27日

聯絡電郵: ngatsinwaitsuen@gmail.com

市建局忽然動土「挖古物」 衙前圍村民未解決

278140_133684340121990_1591744624_o市建局忽然動土「挖古物」 衙前圍村民未解決

[草根.行動.媒體]2012年12月14日訊

位置黃大仙的衙前圍村,被市建局聯同長江實業收購得大半土地後,仍有十數戶住戶及商戶未獲得合理安排。在留守抗爭之際,昨日村口忽然出現通告,宣稱「市區重建局會聯同古物古蹟辦事處先進行考古挖掘工程…」,並附有市建局地圖,列出村內十一個將遭挖掘之處。這十一個地方有好多個鄰近現時仍前路茫茫的被迫遷住戶及商戶,引來村民疑慮是否名為考古,實為迫遷手段,亦即把地挖爛,讓人難以居住,十分擔憂。

從未諮詢村民 原居民委員會無代表性

該封貼在村口的信件的下款自稱「衙前圍村委員會」,日期為「2012年12月13日」。可是,它卻於2012年12月11 日已出現在村口。信的內容告知村民27/12/2012將會有法事,隨後就會有挖掘古物的工作進行。

可是,仍住在村中的村民全然未被諮詢。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的組員於週二晚開例會時表示,這個「衙前圍村委員會」乃是一個原居民組織,其成員早已不居住在村內,甚至信中的聯絡地址都是在慈雲山,完全沒有代表性,無權代表村民去答應市建局和古物古蹟辦事處去村內四處挖地。

村內挖十一洞 恐為迫遷手段

據關注組成員帶記者視察村內的情形顯示,在堅決不接受市建局不合理對待的村民的屋旁,市建局已經特別先把鄰近房屋拆掉, 讓村內呈現出一派廢墟的景象;亦令樓房因欠缺隔鄰房屋的支撐而出現結構性問題。此時此刻,市建局稱重視保育而要在村內再把地都挖爛,有十一處之多,而且有 好幾處是在仍未搬遷的住戶或商戶旁邊,這是嚴重影響住戶生活的運作,更影響服務週邊公屋街坊的小零售商戶。同時,居民莊先生亦表示,挖掘工作將令村內忽然 多了許多陌生人,恐有人魚目混珠造成治安問題。這一切都惹人不安,直接間接造成迫遷的效果。

圍村活歷史 讓路給死物保育?

在仍未解決被迫遷問題的村民中,有好幾戶乃是服務附近街坊幾十年的平價士多、日用品店、裝修、理髮檔,更有一戶是全港所 剩無幾的「刀仔佬」傳統手藝;住戶也包括從小住在圍村幾十年的街坊,見到警察在村內抄別人的車牌都覺得有責任去關心的街坊。他們都是對於這幾十年衙前圍村 這裡,都市與圍村生活接軌經驗極有深刻了解的人。村民並不反對保育,而是認為挖掘工作不應在活人的居所旁邊這樣大規模地進行,而且沒有與居民商量。

要求直接交代 及 擱置挖掘工作

因上述種種,關注組要求市建局主席張震遠先生及古物古蹟辦事處考古組館長丘劉女群有女士入村向村民直接交代事件,並要求兩個部門在村民仍在村內生活時擱置一切挖掘工作。

村民已擬信向兩個部門表示反對動工,並不排除於27/12/2012會阻止挖掘工作動工,以保護村民的生活環境。

DSCN1567 DSCN1573

(封面照片提供: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衙前圍村村民要求市建局社區發展總監澄清及公開道歉之嚴正聲明

衙前圍村村民要求市建局社區發展總監澄清及公開道歉之嚴正聲明

就市區重建局社區發展總監蔡仁生先生昨日(十一月六日)於黃大仙區議會會議上誤導 議員及大眾,並對衙前圍村留守村民作出不實指控之舉,衙前圍村村民對此深感遺憾及震怒。針對此事,村民特撰此聲明,嚴正要求蔡仁生先生向村民登報道歉,同 時向社會各界澄清其針對衙前圍村重建計劃所發表之不實言論。

十一月六日之黃大仙區議會會議上,根據議程,市區重建局代表與眾區議員討論衙前圍村發展項目中「保育公園」之安排(黃大仙區議會文件第 84/2012 號)。會議期間,一直協助衙前圍村村民跟進重建安排的譚香文議員把握機會向市建局代表講述留守村民所面對之困難,要求當局正視、跟進並作出合理安排。

譚議員所提及者,包括留守的村民李日慶先生。李先生之鄰居遷走後,市建局工程人員 理應只圍起其居所;然而,當局卻於九月二十二日將李先生住所之水喉圍起並關上,截斷其水源。此舉嚴重窒礙李先生之日常生活,當局卻一直未予解決。直到十月 十七號大批市民籍市建局代表入村之機會向當局施壓,市建局始重新對李先生之單位供水。

可惜,區議會會議上,市建局社區發展總監蔡仁生先生回應譚香文議員時強指李先生之個案係因其非法取用鄰居之水源,故在當局截斷李先生鄰居之水源時其水源亦被截斷。

但事實上,蔡仁生先生之說法完全屬於惡意誹謗,蓋因李先生一直合法取水,並有水費 單證明其準時繳費。蔡仁生先生之說法,似乎係為解決議員之尷尬提問而隨意提出。若非當時李先生及其他村民亦有旁聽會議並即場抗議,則蔡仁生先生之說極有可 能被誤信,令大眾市民及區議員皆被誤導。而且,其說無中生有,亦係對村民人格之一大侮辱。

衙前圍村村民重申,村民一直希望與市建當局保持友好,透過合理而公平的談判及討論解決問題。惟今次有村民被惡意中傷,實在令人惱怒。為此,眾村民要求市區重建局社區發展總監蔡仁生先生作出以下回應:

一,公開登報澄清區議會會議上作出之不實聲明,並就誹謗衙前圍村村民及誤導公眾之事道歉;

二,向黃大仙區議會發出正式公文,澄清事態,以確保眾區議員可以對村民之情況有更真確之理解。

日期: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

(圖片轉自獨立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