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前圍村清拆期限前 我們的最後訴求聲明

衙前圍村清拆期限前 我們的最後訴求聲明

市建局缺乏誠意溝通 關注組無奈再提訴求

我們是由衙前圍村商戶住戶所組成的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受政府授權市建局與長江聯手官商勾結的重建項目計劃影響,我們被逼由2012年開始,一邊對抗市建局各種逼遷手段,一邊就安置問題進行談判,為的只是能夠維持原有生活方式,住戶能在附近得到公屋安置,商戶能夠繼續營業。

我們這三年時間,集體與市建局開過四次會議,村民單獨與市建局亦不計其數,亦多次發表聲明、遞信、示威,甚至曾經提出民間規劃方案,表達我們的訴求和意願。可是,市建局一直缺乏誠意溝通,只以一刀切、一口價的方式提出賠償安置措施,用各種手段要我們離開,令我們面臨失去家園和生計的危機。

市建局沒有與我們談判尋求共識時,地政署已動用《土地雜項條例》[1],以2016125日為清拆期限,聲言定罪可以監禁、罰款高達一百萬,我們唯有再一次提出清拆令前的訴求,表示出我們的最大誠意。必須強調,我們已作出最大讓步,並且是最後的讓步,只是很卑微希望繼續生活的要求,促請市建局必須盡快回應。

舖戶:市建局提出假復業方案 我們要求修訂

市建局多次誤導哄騙
市建局在2013年與我們開會時,曾提出有可能1元象徵式租金,後來又改口提出600元租金。村民刀匠范生[2]20159月初因為將收到最後的執達令,在市建局拒絕提供復業方案任何細節下,就迫於無奈簽訂復業方案的意向書 。在他201597日被迫離開圍村後,到2015923日市建局才提出魔鬼在細節的復業方案(圍村店舖特別安排)[3],實在是哄騙小市民!

復業方案問題1:租金升幅
租金是第一年至第三年收取月租600元、第四年月租3000元、第五年月租6000元,升幅不合理,我們不能負擔。原來的商戶都是因為在圍村買了舖不用交租,才能維持生計。
范生都說:「市建局想逼死我們,我最多做三年後就結業」,因為3000元對我們基層街坊已是非常大的負擔,

復業方案問題2:五年期限
方案只有五年期限,完全沒有提及五年後的安排,有機會是市值租金,甚至可能不能續約,這簡直就是想逼小商戶走的手段!

復業方案問題3:欠缺過渡安排
項目預計2019才落成,復業方案卻沒有重建期間的任何過渡安排。我們的生意是依靠衙前圍村附近街坊的,例如難道要剪髮維生的郭生客人去尖沙咀光顧他?在范生的情況,市建局叫他用賠償繼續租地方做生意,但該筆賠償金額不足付應衙前圍村附近地鋪的租金,裝修費用亦會佔一大部分,如果只用該筆賠償支付租金的話,根本連一年也撐不住,何來之後的復業?

復業方案問題4:用限期迫我們同意
市建局為復業方案附上回覆的有效限期,只有短短兩星期,後來再延期兩星期,但限期內完全沒有溝通細節的餘地,變相只是威迫我們一定接受單方面提出的方案。近日圍村內的一間店舖,就聽到市建局職員說,因為當時沒有在限期回覆,就不能得到任何復業的安排,這對於我們十分不合理,只是進一步的趕盡殺絕。

要求修訂復業方案
市建局不願直接溝通的情況下,我們現提出復業方案修訂的要求,項目落成後復業的店舖要有1) 訂立起碼為期二十年的600元月租,2) 有過渡安排,讓商戶在重建期間在附近商舖營商,租金由市建局支付,而 3) 兩者的店舖面積都應該與現時店舖面積一樣。在這些條件下,起碼讓我們這一代商戶可以自食其力維持生計。圍村的店舖都是商戶辛辛苦苦賺錢,以真金白銀買下的,假如沒有重建的話,是可以傳給我們的下一代,以便宜服務和商品服務街坊,重建毀我生計,應該還我生計。

住戶:捍衛住屋權

我們和附近的街坊本來在衙前圍村生活得很好,例如圍村門口都有地方能夠停放搵食車,讓我們能夠較少負擔地生活,附近又多地攤,很多日常用品衣服都能透過圍村內公公婆婆擺的地攤就買到,不用去其他店舖,例如廿元就有條褲、五元有個杯,是一個讓基層市民能夠安居的好地方。我們可以在圍村的公共空間燒烤打邊爐,而那兒也會遇到很多街坊,他們也在這裡閒時傾偈飲酒,這些都是我們的社區網絡。現時重建已經拆散我們的社區網絡,並令我們無法有從前的生活方式,這些已經是任何賠償安置都無法補償的。

因為圍村是私人地,我們各住戶當年因應圍村的做法,買賣時由雙方立據,只需村長的證明,不需向政府登記,情況特殊,市建局沒有考慮因應去作出適切的安排,直接將我們的身份當為佔用人,甚至當一些村民在逆權侵佔官司勝訴,仍沒有改善安置賠償,實在令人質疑市建局是為了賺到盡,貶低村民的權益。而有部份村民的重要證明文件在多年前曾交給市建局檢查,之後就被失蹤,令村民的住屋權益受影響。雖然我們有合法買賣的房屋,但市建局沒有考慮就直接安排上公屋,避開樓換樓的公平要求。我們不能得到業主的對待,已經十分無奈,現時只期望可以有地方繼續居住,捍衛最基本的住屋權。市建局的公屋安置方法一直都有很多問題,例如部份居民在未獲編配公屋時,市建局已迫令他們要遷離,這根本是本末倒置。我們促請市建局盡快妥善安置住戶在同區的公屋,負責當中牽涉的搬遷、裝修費用,並給予足夠時間處理搬遷。

市建局必須履行公營機構責任

市建局作為公營機構,責任是以人為本,改善市民生活,而不是賺到盡,市建局及長江在衙前圍村未來重建的750個私人住宅單位收益估計已達幾十億,我們卻只是想維持現時的生活方式。請市建局停止用法律合理化自己奪取市民權益的行為,還我們家園,還我們生計。

我們的訴求是:

1)要求市建局與地政署協調,將125日的期限延後,直到能和平解決問題。市建局在此期間停止各種形式的逼遷手段。
2.
)盡快妥善安置住戶在同區的公屋,負責當中牽涉的搬遷、裝修費用,並給予足夠時間處理搬遷。
3.
) 改良復業方案,訂立起碼為期二十年的600元月租,之後跟隨通漲調整租金。
4. )
復業方案需包括過渡安排,讓商戶在重建期間在附近商舖營商,租金由市建局支付。
5.
) 過渡與復業兩者的店舖面積都應該與現時店舖面積一樣。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2016112

—————————————

詳細資料:

[1] 清拆令原文:https://ngatsinwaitsuen.wordpress.com/2015/12/15/563/

[2] 衙前圍村對於有關 范生安置的聲明https://goo.gl/J7SBl2

[3] 有關復業方案:https://goo.gl/gJKON9

廣告

歲晚流流要過年 衙前圍護村巡遊

歲晚流流要過年 衙前圍護村巡遊

「歲晚流流要過年 衙前圍護村巡遊」行動共分兩個環節,詳情如下:
日期:2015年1月17日
時間:中午12點至5點

第一節:衙前圍村及鄰近社區巡遊導賞 (時間:12:00 – 15:00)
衙前圍村現時為小商戶及小販營商的地方,有不少市民在此以小生意維持生計,也便利附近低消費水平的街坊。究竟市區重建對這個基層生活空間會做成什麼破壞?而村民現時面對什麼困境,及如何遭到迫遷?當天會由村民們親身向參與者講述重建問題及關注組的民間規劃方案,亦會在鄰近社區進行巡遊,一同探討重建如何對附近社區造成翻天覆地的變化,又如何影響周邊社區居民的生活。
歡迎參與者自備道具參與巡遊,表達自己對市區重建和城市規劃的看法。

第二節:護村加固齊齊做(時間:15:00-17:00)
面對1月25日的清拆威脅,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會於當日進行加固圍村的工作,並會邀請參與者進行一些簡單活動,以表示對市建局強拆迫遷及現時城市發展以「土地作為謀取暴利的工具」為主導模式的不滿。

暖返個心 再一起抗爭 – 衙前圍打氣燒烤


衙前圍村是一條在黃大仙的圍村,香港最後的城市圍村,因歷史原因,竟成為城中基層的避風塘。一大片空地是小販的自由空間,也讓附近街坊坐著吹水,甚至燒烤,是城市難得的公共空間。
圍村即將重建,安置未有共識,1月25日的清拆令卻迫在眉睫,我們召集更多關心圍村的有心人、正義之士一起,好好善用這片公共空間,一起燒烤,交流圍村的故事和情況,彼此打氣,暖返個心,再一起抗爭。

日期:2016年1月9日(六)
時間:晚上6時開始
費用:自由定價
報名方法:
goo.gl/foTS2f 或致電92062871(素食者請提早說明),1月7日截止報名

敬請自備餐具,歡迎帶食物分享。
聯絡及查詢:92062871

星期四放映會 – 藍屋 x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12484820_982807645139043_6958519215461802342_o12484820_982807645139043_6958519215461802342_o.jpg七條短片 / 廣東話 / 沒有字幕

衙前圍村位於香港黃大仙,是城市中最後一條圍村,亦是基層的避風塘。

基於歷史因素,衙前圍村能夠容納地攤小販、一蚊買包零食的士多、廿蚊剪個頭髮的理髮店、超過六十年養活三代人的製刀工場、容納全村人一齊打邊爐的巷、不收診金的中醫店、一大片空地讓附近街坊坐低吹水隊下啤酒……可惜,市建局在2011年警告所有人:「市建局要同長江聯合發展,興建七百五十個單位。」一聲令下,他們可能將被市區重建局及長江集團消滅。

近日,再收到清拆令,不論住戶、商戶及小販地攤都需要在2016年1月25日前離開,否則,將被監禁或罰款。

今次放映會不是播放什麼電影,而是請來衙前圍村村民及重建關注組的工朋友透過這幾年記錄的短片分享衙前圍村的現況。

詳情
日期:2016 – 1 – 7 (四)
時間:7:30pm
地點:灣仔石水渠街74號地下藍屋香港故事館
映後嘉賓: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成員

查詢:21175840 湯小姐

12月30日突擊行動聲明

12月30日突擊行動聲明photo140816726663211188
關注組走到上門口  市建局稱高層放新年假

今天我們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進行了一個突擊行動。要求市建局停止1月25日暴力清場,我們上到市建局總部的門口後,市建局隨即把出入口封鎖,便衣警察亦到場監視。
我們要求蘇慶和或衙前圍村項目的負責人出來接信,期間見到巿區重建局(收購及遷置)黃麗娟總經理,但她見到我們後隨即藏在暗處。擾攘了四十分鐘後,一名市 建局公關部不願透露名字的職員竟微笑著說:「市建局能夠決策的人員在放新年假,所以只能他接。」,此句說話我們聽到後,真是對我們的莫大諷刺,現在是新年 但我們也要受市建局的各種壓迫,農曆新年也有可能過不了。但市建局的高層卻可以安心渡年假。
最後因為我們口停手停,只能無奈地把信交給他。

我們在此讉責市建局身為公營機構向市民說謊。
黃麗娟總經理在局內亦不願行幾步去門口收請願信。假若問心無愧怕什麼出來面對我們。

破壞基層生活空間 復業方案假象

衙前圍村現時原為小商戶小販營商的地方,有不少市民在此以小生意維持生計,也便利附近低消費水平的街坊,而這個基層生活空間卻因市區重建而被迫破壞。市建 局曾提出復業方案,但如關注組十月發出不滿意市建局復業方案的聲明所指,復業方案要我們負擔每年遞增的租金,並只有五年期限,更沒有提出項目興建過程的過 渡安排,根本不是我們所能負擔的方案,變相令我們無法回到村內復業。這樣,難免令人懷疑市建局重建後的衙前圍村是否只歡迎名店、大商戶,要將原本的小商戶 全部趕走,令自力更生的小市民失去生計。

未有共識就有清拆令 借刀殺人之嫌

關注組在今年十月已提出要市建局與村民開會的訴求,卻從未得到市建局回覆。與此同時,圍村的住戶還未得到妥善的安置。在這個情況下,我們再接收到地政署的 清拆 令,市建局卻都未有任何溝通或改善方案的舉動,令人質疑市建局是否借地政署的清拆程序期限,去逃避妥善安置受影響市民的責任。

而且,清拆令的言詞彷如恐嚇,聲言我們有機會被定罪、罰款高達百萬、最高監禁六個月,我們都是為了保衛談判未有結果的家園和商舖,保護自己的財產和家庭, 不是偷不是搶又沒有害人,都會構成被罰款和牢獄之災,實在令人無法接受。市建局沒有提出令村民可以維持生活水平的條件,就要強行奪走村民的家園和商舖,而 且多次出爾反爾,違反自己提出的承諾,豈不是真正值得懲處的大盜? 被強搶家園的變成犯法,強盜變成執法者,受害者要罰款坐牢,完全是黑白顛倒!

我們有以下訴求:
– 市建局要與地政總署協調,將清拆令延期,去完善安置的措施,包括而不限於:
1. 儘快妥善安置住戶。
2. 與我們直接商討復業方案的細節,並在重建期間,在衙前圍村附近尋找和現在營商環境相似的地方,暫時安置商戶。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2015-12-30

守護基層生活「衙前墟」

 

未命名.jpg守護基層生活「衙前墟」

衙前圍村早前收到了由地政總署發出的清拆令,警告所有在圍村生活的人,需於1月25日前走,否則將會罰款或監禁,最高罰一百萬或監禁6個月.令圍村內的地攤小販﹑商店及住戶都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難以想像香港的財團及政府為了搶地,竟能做得如此絕。

我們知道衙前圍村過去是私人士地,食環署不能執法,令圍村成為能夠讓街坊擺地攤搵一個幾毫的地方,附近街坊亦多一個去處。雖然我們是由商戶及住戶所組成,但和小販們的每日相處中,令我們買得不小好東西。我們週不時亦會將家中的東西拿出來賣,可以說我們亦是圍村的小販。

我們很珍惜這種生活,很珍惜每一日在圍村與不同的人相見。希望能夠在重建完成的圍村繼續,可惜市建局和長江集團想將衙前圍村變成利東街,把將來圍村的鋪位出租用以謀取暴利。都不願將衙前圍村交回給現在仍然在圍村生活的人。

所以我們希望有更多人能夠來到衙前圍村,親身體驗我們每一天的生活,因此我們決定舉辦 守護基層生活「衙前墟」,邀請廣大市民光臨衙前圍村或帶貨品來做一日小販。等權貴知道基層市民在圍村生活有多高興。
(因為早前本村的活力士多在一個落雨的深夜無故起火,所有貨物毀於一旦,我們知道有不小人聽到都好嬲,問有咩野可以幫助,所以當日我們關注組所賣的貨物扣除成本所有收益都會捐比活力士多。如果有地攤都想出一點力將部分收入捐比活力士多亦以與我們聯絡)

日期:1月3日(日)
時間:12:00-1730

地攤報名電郵:
NgaTsinWaiTsuen@gmail.com
查詢電話:
9206 2871
交通:
1. 地鐵樂富站B2出口,步行五分鐘或以39M小巴前往
2. 巴士、小巴,於彩虹道(王仲銘中學)下車,步行一分鐘

[轉自時代論壇]本土、保育!關教會咩事?——衙前圍村清拆與我何干?

本土、保育!關教會咩事?——衙前圍村清拆與我何干?
倪立賢

自佔領運動以後,筆者眼見不少教牧同工開始關注兩代之爭問題、本土問題及政治神學論述的問題,實為可喜之進步。不過,如何將以上的關注化為行動,甚至在行動中做神學(theology in praxis),實在是不少教牧同工的掙扎。

筆者事奉的教會位於東頭邨振東樓,正正相距全港現時唯一未清拆的巿區圍村衙前圍村相距不足五十步距離。教會由開荒至今已經廿二年歷史,可是,教會與圍村的關係並沒有建立起來。我們有做佈道、關心社區活動等,我們有探訪東頭邨一些長者,但廿年來仍未能成功進入衙前圍村作任何事工。

廿二年已過,衙前圍村已經今非昔比,面對政府二○一六年一月的迫遷令,現時一些居住二十年、甚至四十年的居民由於租住的時候沒有與業主簽下租約,因此政府只當他們是寮屋居民看待,將來居住問題也得不到保障。教會應如何回應他們的需要?現在才建立關係是否太遲?下文為一些實踐的經驗及論述分享。

一、一場大火的連繫

衙前圍村於今年八月十一日發生了一宗火災1。翌日筆者路經現場回教會辦公時有一種十分強烈的感覺,即時想起尼希米記一章3節的經文:「那些被擄歸回剩下的人在猶大省遭大難,受凌辱;並且耶路撒冷的城牆拆毀,城門被火焚燒。」

衙前圍村就是陪伴教會一同成長的圍村,是屬於東頭邨居民的集體回憶。當天圍村被燒,心中百感交集,一方面想起教會廿年來沒有對圍村做過甚麼事情,也沒有甚麼連繫,另一方面,卻對圍村有一份很強烈的責任感及無力感。

不過,一場大火,叫教會中不少肢體也有類似的感受。大家都開始關注這條村的命運及教會的角色。筆者開始於崇拜報告代禱時間呼籲弟兄姊妹積極參與衙前圍村關注組的活動,及挑戰弟兄姊妹更關心村內居民。

二、面對清拆,教會作為圍村「鄰舍」之定位

誠然,教會在過往缺乏社會行動經驗及教導下,很難推動整間教會對清拆衙前圍村有一致的行動或立場。不過,筆者認為以下幾點是教會可以作為「鄰舍」的角色而做的:

1. 鼓勵弟兄姊妹以居民(公民)身份,按他們的領受參與保育行;
2. 鼓勵弟兄姊妹、教牧同工於這段時間多進入圍村現場,關心他們,與他們同行;
3. 推動教會作後勤支援,給被影響的居民一杯涼水(如借地方給居民開會、休息);
4. 使用面書及其他媒體平台,以基督教關懷社區角度,為他們發聲。2

本文乃筆者教會面對保育問題的一點反省,希望引起教牧同工的關注,以作拋磚引玉之用,歡迎指教。

原文網址: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92358&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