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8日 范生給全香港巿民的公開信

給全香港巿民的公開信

揭開巿區重建局衙前圍村項目特色商戶復業安排愚弄欺騙小巿民的醜陋面紗

各位傳媒朋友、各位街坊、各位全香港市民:

本人是衙前圍村特色小刀行業的小商戶,就我所經營的刀仔舖,從本人父親五十年代開始到由我傳承共經營了超過了六十年。我們所做的獨有產品瓜刨,是全港蔬菜批發商交薯仔蘿白去酒樓餐廳前專用的削皮工具,棚鈎刀是建築行業拆竹棚工人的專用拆棚工具。這些行業服務惠及全港市民,但小刀行業利潤有限,只因數十年不用交租才得以生存,如果得不到保育就會扼殺了此行業。

 

2014年5月23日,本人收到巿建局復業安排信(附上副本) ,我是接受以租客身份於保育區繼續經營的。2015年5月5日和5月8日,得到巿建局總經理黃麗娟約見,和我商討本人行業的復業安排細節。其間黃總經理答應安排我在保育區的八間石屋之一復業,並且在衙前圍村項目重建的數年期間讓我租用附近的工廠區工厦單位作臨時工場,由巿建局代交租金,直至搬回保育區為止。2014年4月24日巿建區與村民的會面中,村民提出行業繼承延續安排問題,當時邱總監說租客身份是沒有繼承權的,但獨特行業在不改變行業性質下可考慮其他途徑延續行業。

 

黃總經理更承諾我到時簽租約叫我和兒子兩人一起簽,以實行邱總監的承諾–得以子繼父業。黃總經理當時還打趣地說你的孫輩要繼承我便幫不上忙,還洋洋得意地問我"伯伯你知不知道我怎樣幫助你呀?" ,並吩咐劉先生和我一起去地產公司找合適的工厦。我當時以為可以復業,老有所依了。5月9日、5月11日巿建區的劉先生依黃總經理的吩咐陪我約了地產代理找臨時工場,但未找到合適的地方。豈料,5月12日下午,本人收到執達吏通知,要本人於5月19日要交舖。數天的歡喜霎時變成惡夢!

 

堂堂一位一有假期便到國內山區顯愛心做義工、滿口仁義道德的巿建局總經理為何一點信用都沒有? 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愚弄欺騙小巿民?讓全香港巿民一起來看清楚巿區重建局如何透過衙前圍村項目以政府公帑做地產商的打手!成為地產商的賺錢機器!15米以上起豪宅要賺錢便天公地道!難道15米以下的保育區、已承諾給小巿民的一點滴生存空間都要趕盡殺絕?

 

以上說話是我個案的實況,句句擲地有聲! 巿區重建局對衙前圍村村民的欺壓手段慘無人道!希望全香港有良知的巿民一齊來支持衙前圍村村民! 譴責巿建局的卑鄙行為!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成員:范先生

2015年5月18日

 

 口號:         官商勾結!強搶民地!

                    還我家園!還我生活!

                   爭取合理權益!抗爭到底!  

 

副本送:

各傳媒朋友、各網民朋友、各街坊市民

政務司司長辦公室主任黃琛惠小姐

立法會公共申訴辦事處張主任

發展局規劃地政科張鎮基先生

黃大仙區議會主席李德康先生

市區重建局黃偉權總監

市區重建局黃麗娟總經理

市區重建局張愛弟小姐

地政總署(市區重建組)-葉富強先生

廣告

「公開信」市建局無理臨時安置 無視屋頂惡劣情況及村民安危

市建局無理臨時安置 無視屋頂惡劣情況及村民安危

市建局無理臨時安置 無視屋頂惡劣情況及村民安危

致市區重建局邱松鶴總監:

本人居住之單位早前樓梯已一而再再而三拖遲維修,也曾試過跌傷人,幸好只是皮外傷。但今次是關乎瓦頂有危險情況,本人感到十分失望。

貴局早前在跟村民開會時在邱松鶴總監親口應承會儘快安排維修屋頂的事,到現在屋頂情況更加惡劣,但仍然沒有盡快維修。更甚的是,貴局代表李小姐早前 與本人通電話時提過屋頂問題已太嚴重,無法維修,明顯與邱松鶴總監所承諾會盡快維修有所出入,完全背棄承諾。當初若非貴局插手破壞,遲遲不理會維修事宜, 屋頂情況不會如現今般壞,本人更不需搬走。由於近日連場大雨,本人擔心居所情況愈來愈嚴重,希望 貴局能盡快確實回覆本人有關維修屋頂問題,因 貴局邱總 監確實親口承諾有關跟進。

至於早前 貴局提出的維修期間可以讓本人暫住保安室單位,但要簽定附帶條件,本人認為有些條例不合情理,例如第六項,還有第一項共用洗手間,客廳部分及共用設施。我本人基於私隱及衛生問題,絕不接受這些條款。

本人認為 貴局必須安排一次維修會面,安排工程負責人與本人見面溝通,商討維修詳情如何時搭棚、維修方法、需時多久等,為此作個答覆。最重要的是完成工程後,承諾本人馬上可以搬回該單位。所以 貴局提出的第六項根本不需要。

在維修期間,屋內大型私人物件不便搬走,如雪櫃和冷氣機,會把這些傢俱自行處理,不需封閉該單位,不需由保安陪同出入。本人出入的安全由本人負責。希望 貴局盡快在六月十日前書面回覆本人。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成員
吳子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