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晚流流要過年 衙前圍護村巡遊

歲晚流流要過年 衙前圍護村巡遊

「歲晚流流要過年 衙前圍護村巡遊」行動共分兩個環節,詳情如下:
日期:2015年1月17日
時間:中午12點至5點

第一節:衙前圍村及鄰近社區巡遊導賞 (時間:12:00 – 15:00)
衙前圍村現時為小商戶及小販營商的地方,有不少市民在此以小生意維持生計,也便利附近低消費水平的街坊。究竟市區重建對這個基層生活空間會做成什麼破壞?而村民現時面對什麼困境,及如何遭到迫遷?當天會由村民們親身向參與者講述重建問題及關注組的民間規劃方案,亦會在鄰近社區進行巡遊,一同探討重建如何對附近社區造成翻天覆地的變化,又如何影響周邊社區居民的生活。
歡迎參與者自備道具參與巡遊,表達自己對市區重建和城市規劃的看法。

第二節:護村加固齊齊做(時間:15:00-17:00)
面對1月25日的清拆威脅,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會於當日進行加固圍村的工作,並會邀請參與者進行一些簡單活動,以表示對市建局強拆迫遷及現時城市發展以「土地作為謀取暴利的工具」為主導模式的不滿。

廣告

暖返個心 再一起抗爭 – 衙前圍打氣燒烤


衙前圍村是一條在黃大仙的圍村,香港最後的城市圍村,因歷史原因,竟成為城中基層的避風塘。一大片空地是小販的自由空間,也讓附近街坊坐著吹水,甚至燒烤,是城市難得的公共空間。
圍村即將重建,安置未有共識,1月25日的清拆令卻迫在眉睫,我們召集更多關心圍村的有心人、正義之士一起,好好善用這片公共空間,一起燒烤,交流圍村的故事和情況,彼此打氣,暖返個心,再一起抗爭。

日期:2016年1月9日(六)
時間:晚上6時開始
費用:自由定價
報名方法:
goo.gl/foTS2f 或致電92062871(素食者請提早說明),1月7日截止報名

敬請自備餐具,歡迎帶食物分享。
聯絡及查詢:92062871

星期四放映會 – 藍屋 x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12484820_982807645139043_6958519215461802342_o12484820_982807645139043_6958519215461802342_o.jpg七條短片 / 廣東話 / 沒有字幕

衙前圍村位於香港黃大仙,是城市中最後一條圍村,亦是基層的避風塘。

基於歷史因素,衙前圍村能夠容納地攤小販、一蚊買包零食的士多、廿蚊剪個頭髮的理髮店、超過六十年養活三代人的製刀工場、容納全村人一齊打邊爐的巷、不收診金的中醫店、一大片空地讓附近街坊坐低吹水隊下啤酒……可惜,市建局在2011年警告所有人:「市建局要同長江聯合發展,興建七百五十個單位。」一聲令下,他們可能將被市區重建局及長江集團消滅。

近日,再收到清拆令,不論住戶、商戶及小販地攤都需要在2016年1月25日前離開,否則,將被監禁或罰款。

今次放映會不是播放什麼電影,而是請來衙前圍村村民及重建關注組的工朋友透過這幾年記錄的短片分享衙前圍村的現況。

詳情
日期:2016 – 1 – 7 (四)
時間:7:30pm
地點:灣仔石水渠街74號地下藍屋香港故事館
映後嘉賓: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成員

查詢:21175840 湯小姐

守護基層生活「衙前墟」

 

未命名.jpg守護基層生活「衙前墟」

衙前圍村早前收到了由地政總署發出的清拆令,警告所有在圍村生活的人,需於1月25日前走,否則將會罰款或監禁,最高罰一百萬或監禁6個月.令圍村內的地攤小販﹑商店及住戶都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難以想像香港的財團及政府為了搶地,竟能做得如此絕。

我們知道衙前圍村過去是私人士地,食環署不能執法,令圍村成為能夠讓街坊擺地攤搵一個幾毫的地方,附近街坊亦多一個去處。雖然我們是由商戶及住戶所組成,但和小販們的每日相處中,令我們買得不小好東西。我們週不時亦會將家中的東西拿出來賣,可以說我們亦是圍村的小販。

我們很珍惜這種生活,很珍惜每一日在圍村與不同的人相見。希望能夠在重建完成的圍村繼續,可惜市建局和長江集團想將衙前圍村變成利東街,把將來圍村的鋪位出租用以謀取暴利。都不願將衙前圍村交回給現在仍然在圍村生活的人。

所以我們希望有更多人能夠來到衙前圍村,親身體驗我們每一天的生活,因此我們決定舉辦 守護基層生活「衙前墟」,邀請廣大市民光臨衙前圍村或帶貨品來做一日小販。等權貴知道基層市民在圍村生活有多高興。
(因為早前本村的活力士多在一個落雨的深夜無故起火,所有貨物毀於一旦,我們知道有不小人聽到都好嬲,問有咩野可以幫助,所以當日我們關注組所賣的貨物扣除成本所有收益都會捐比活力士多。如果有地攤都想出一點力將部分收入捐比活力士多亦以與我們聯絡)

日期:1月3日(日)
時間:12:00-1730

地攤報名電郵:
NgaTsinWaiTsuen@gmail.com
查詢電話:
9206 2871
交通:
1. 地鐵樂富站B2出口,步行五分鐘或以39M小巴前往
2. 巴士、小巴,於彩虹道(王仲銘中學)下車,步行一分鐘

來墟!聯區齊撐衙前圍村!  見證市建局 虛偽無恥 撐衙前圍村 墟市齊搞

11899894_704537879677782_6303996067146197548_n

來墟!聯區齊撐衙前圍村!  見證市建局 虛偽無恥 撐衙前圍村 墟市齊搞

衙前圍村從80年代起,遭到長江實業的收購,採取收一間,拆一間的手段,令圍村變得支離破碎,雖然收購有七成,但仍有想留下的村民未被逼走。2007年市建局插手私人發展商的收購行動,更在2013年宣佈動用士地收回條例,一夜間所有的居民與商店只剩下離開家園的選擇,不肯離開的則會遭到法律行動驅趕,衙前圍村所經歷的情況正正說明了香港的官商勾結,正在不斷惡化。

我們知道港九新界也有不同的地方遇到類似的情況.有些仍然繼續在抗爭。有些地方在抗爭過後,留下寶貴的經驗,讓後來者抗爭的路更易行。因此我們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希望能與曾經或現在仍在抗爭的人一起同行。爭取屬於基層市民的生活空間,奪回最基本的(居住權利/街道使用權)。 希望透過墟市向市民提出掌握自己生活的可能性。

我們認為地攤墟市是最能表現到合作團結的地方,因為墟市的形成,是透過不同的人將貨物帶到同一個地方才有墟市。所以我們都希望藉此集結基層市民的力量,透過不同地方墟市,向官商勾結的市建局、搶奪基層家園的發展商、各種壓迫市民的強權作出反擊。

23/8/2015 保東北反逼遷︰置家在田.守地護家活動
時間:1100-1800
地點:新界粉嶺北 – 馬屎埔村 馬寶寶農場

13/9/2015 深水埗街坊齊撐衙前圍禮物墟
時間:1500-1800
地點:九龍深水埗東京街18號 (協和小學外吉地)
(就近東京街/福榮街及青山道/元州街兩個重建項目)

6/9/2015   灣仔來墟
時間: 1400-1800
地點:港島灣仔石水渠街74號藍屋門外

主辦: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協辦: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東京街/福榮街重建關注組、青山道/元州街重建關注組、馬寶寶農場、香港故事館

《正念護村行動》

10346302_869394409819117_3822409568232460621_n
《正念護村行動》
現在需要集合大家的正念守護衙前圍村。
活動當日我們會準備白布,大家可在上面寫下對衙前圍村正面的訊息,然後把布掛在被拆屋的鐵絲網。寫給長期在抗爭的村民,寫給六百歲的古村,寫給每一區被欺壓的重建街坊。我們不會放棄!
地點 : 衙前圍村
發生日期 : 2015年7月25日

退出九龍城社區藝術故事展x#*市建局強拆衙前圍村

11794497_869396439818914_491344288572088615_o

退出九龍城社區藝術故事展 –
<< 當社區都沒有了, 還做甚麼社區藝術? >>

2015年3月參與了「九龍城社區藝術故事展」,這是一個由兆基書院舉辦,資金由來是市建局 的市區更新基金(1)的活動。5月,我們相繼退出了是次展覽,原因如下:

第一,我們不同意用市建局的錢做社區藝術。市建局在它每年過百億的收入中撥出五億究竟所謂何事?毀滅社區前比錢你做社區的歷史文化藝術活動,讓大家記錄和懷緬一下社區?所以,把推土機駛進社區就能變得明正言順了嗎?市建局一邊廂摧毀人家園,以重建之名「發展」社區,賣地予地產商建造天價豪宅;另一邊廂做藝術「更新」、「關心」社區,這手段是荒謬的。

第二,我們認為市建局的資助非社區藝術創作的必要條件。好的社區藝術創作,必需的是落手落腳的溝通,人的參與可能比錢更重要。

第三,眼見社區正在消失,又在一旁搞藝術,意義為何?當我們接觸衙前圍村村民,看到他們真真實實被市建局強拆家園,圍村達半世紀的老商店被逼遷。再甚是六百年古蹟,竟然被這一代憨鳩市建局地產商毀滅,於心何忍啊!

開初,我們抱著嘗試參與社區藝術的心態,雖然知道這是市建局撥款時都有猶豫,但好像用它的錢插佢也未嘗不可。經過多番思考後,發現這樣做社區藝術實在極之矛盾。

我們認為市建局只是再次利用藝術作為霸權市區重建手段的抹白。我們看到市建局在深水埗海壇街的暴力手段下逼遷居民,接著賣地給地產商建了四幢「喜X」系列天價蝸居。逼遷後,市建局只是不斷「偽建設」社區,又如拆毀整條囍帖街,建成令人作嘔的「囍歡里」和歐陸式豪宅。這種對社區的「真破壞,偽建設」還不夠嘔心嗎?社區被壓在重建巨輪底下,絕不會因為社區藝術而變「好」。

再者,在此項計劃中,種種行政,或政治敏感的原因下,社區藝術是充滿限制、審核的和缺乏自主。在政府發展部門不變地忽視「人」的建設工作下,如此社區藝術只會成為政權的抹白工具。

我們明白每人有不同的取捨與價值衡量,無意判斷別人的選擇。但是,我們實在不能眼睜重要的社區價值因重建消失,同時,市建局不斷粉飾太平假象。

九龍城衙前圍村是一條存活了六百年的古村,它賦有歷史價值的古蹟;李生圍村裡士多的人情味;范生超過半世紀的刀仔工藝;自發的墟市,由下而上的社區經濟。

然而,當社區都正被摧毀,我們究竟在做怎樣的社區藝術呢?

1. 市區更新基金已獲市建局撥款港幣五億元,作為獨立的經費來源,用作資助向受市建局執行的重建項目所影響居民提供協助的社區服務隊之運作經費﹔資助由‘市區更新地區諮詢平台’建議的社會影響評估及其他相關的規劃研究﹔以及資助由非政府組織及其他持分者提議的在市區更新範圍內進行的文物保育及地區活化項目。
http://www.urfund.org.hk/b5_about.html

文 : 區健明 ﹑ 丁卓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呢到就係我屋企!》
丁卓藍
紙札 6尺x 6尺/衙前圍村/2015

這條村,有六百年,這裡有過無數個家庭。家,本來就讓人有一個安居生活,這種生活無需你承認與不承認。
我就是在這裡,你無權奪走我的家,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無需你干擾!
我造了一間紙札屋。紙札屋並不恐怖,恐怖的是破壞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