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災後報導]衙前圍村現況簡報(12/8/2015)

衙前圍村現況簡報(12/8/2015):

現時房署表示商店不是危樓,活力士多的李先生及黃伯已入內取回貴重物品。

現階段,各受影響的商店店主希望執拾店內物品,點算損失,感謝各位熱心人士關心,就現時情況,李先生有以下回應:

「熱心居住附近的街坊告知,火警發生前,零晨約3時多圍村是下傾盆大雨,及後零晨4時火警發生的同時間現場亦是下大雨,請問,為何火勢會在大雨中、及短時間內迅速燒至三層樓高?

另外,市建局的保安24小時當值,於火警發生期間並沒有在場協助,3時多應為保安打卡的時間,為何沒有發現?在火警期間保安沒有出現及至5時多在警察尋找下才出現,請問市建局保安在圍村內是作何用?

現時希望市建局盡其責,妥善協助商店進行維修讓村民可盡快復業。」

11807646_701054473359456_403916786692512996_o11807578_701054643359439_3305649240538605985_o

11872320_701054326692804_2452726681670202522_o (1) 11879061_701054756692761_7567533645349437296_o

[火災後報導]2015年8月11日衙前圍村發生火災後現況簡報:

感謝各位關心,村民現時人安好,惟心情十分沉重,是次火災對村民而言損失慘重,經營其中一間被燒的商店-活力士多的李先生說,由於天熱因此入較多的貨,今次的損失數目因此不敢數算,如啤酒便有數十箱….李生亦言不敢相信數十年來圍村從沒有經歷過如此大火,為何現在市建局收購未段會發生火災。

現時被燒的商戶只希望市建局可以在村內找一地方放置未被燒燬的貨物及已下訂的貨物,並於村內給予一臨時地方繼續經營,以便維生。

現場曾發生地政署、民政署、市建局互相推卸責任,不肯就火災後村民的情況作跟進處理,現時被燒的現場將有警察通宵看守。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呼籲市建局不要推卸責任,認真處理災後村民安置問題。本關注組將會有進一步行動,請各位密切留意及支持我們!

11027951_700546323410271_7969874549117345454_o11872233_700546326743604_7120669959202773362_o  11823073_700546320076938_5153908131189059293_o

重建戶撐新界東北

MVI_0003.MOV_snapshot_05.21_[2015.07.16_21.10.22] MVI_0003.MOV_snapshot_01.41_[2015.07.16_21.01.17]

今日衙前圍村的郭生、前利東街街坊區生、H15關注組的MAY姐,都去左馬屎埔村一齊撐農夫,城鄉互撐。

郭生講左城市同農村都一樣面對發展商搶地既問題,最終受害既都係基層,仲發現衙前圍村同馬屎埔村原來都係被姓李既攪緊添(衙前圍村係李嘉誠、馬屎埔係李兆基)。
may姐就主要講自己社區自己規劃,係利東街同馬屎埔村都見到官商點樣勾結,點樣搶走基層市民既生計。
區生就大讚馬屎埔既香蕉特別好味,仲好感概咁講見到好多屬於基層好好既野比發展商或者政府折散。

聽朝大家記得早啲起身,去馬屎埔繼續撐。

---

【新界東北反逼遷聲明】

中止原址換地.杜絕利益輸送——新界東北農夫強烈反對政府與發展商聯手打殘村民
※ 呼籲明天 (17/7) 10:00 am ※
農田置家@馬寶寶社區農場/區流根農田

(大家可以帶家具或家用品到馬寶寶社區農場,搬至被逼遷的農田上,與村民一起建立家園)

過往二十年,恒基地產在馬屎埔村瘋狂收地,收了地也是任由它荒廢,目的就是為了這兩年引起全港巿民反對的東北規劃,食盡地產生意的大茶飯。
結果,好好一個村莊,被恒基收地收得支離破碎——村民被趕走,隨之而來是圍欄、告示牌、雜草叢生、蛇蟲鼠蟻、爛屋破窗。今天八成的馬屎埔村已被恒基收購,可是,立法會其實仍未審議東北規劃,這片土地上仍有村民及農戶在堅守!
為了推卸逼遷所意味的政治責任及可能引發的公關災難,並加速營造配合東北發展的「客觀條件」,政府推出「四萬呎原址換地」政策,借此利誘及鞭策地產商加速收地(2015年內),趕在新界東北撥款前趕絶村民,企圖把村變成廢村,製造既定事實,令東北發展一片「廢地」變得合理。
在此政策之下,釐訂發展商補地價的水平並無準則,公眾全無介入監督可能,是赤裸裸的利益輸送,而目前安排更是未審議先逼遷,可謂完全違背程序公義。
除此,居住權乃人權,你或我或任何村民的家園,也不應為成為這種官商勾結的發展暴力的祭品。
更重要的是,農業在每個城巿其實都佔重要角色,民主的城巿規劃,理應保護在地農業,並由此發展食物安全網,保障巿民健康,創造永續農業,城鄉共生的願景。可是偏偏在香港,卻容不下多元發展。政府企圖假借基建之名,行金融地產之實,讓發展商壟斷巿民的生存生活空間。
馬寶寶社區農場農夫區流根,日前收到執達吏信第一封信,要求他在17/7前交吉土地。
就此,我們表示強烈忿怒,要求政府馬上取銷任何「原址換地」的安排,杜絕利益輸送。整體而言,我們認為政府應正視五萬封致函城規會的反對書,及去年六月到立法會抗議的巿民的聲音,立即撤回整個東北規劃方案。
我們會續到恆基商場及其他發展商的商場抗議,並要求發展局公布更多關鍵資料。(發展局官員月前曾於立法會申訴部個案會議上向與會人士及議員披露,與東北規劃相關的『四萬呎原址換地』措施已吸引了七份申請。即除恆基外,有意染指東北地產大茶飯的,還至少包括另外六個發展商。)

粉嶺北農村及居民聯席
古洞北發展關注組
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
馬寶寶社區農場
土地正義聯盟
東北支援組
2015年7月16日

「文字報導」市建局逼遷衙前圍村中醫師 8月13日前就要走

林醫師在看律師信

林醫師在看法律信

在圍村生活了二十六年,在村口過著前鋪後居經營中醫店的林醫師,他在2015年7月13日一連三天,市建局及警察都在林醫師的店鋪門口張貼律師信,要求林醫師需要8月13日前遷出否則就會採取法律行動,抬人封鋪。

林醫師他於1990年向當時村長吳九購下現在的單位,但因當年的買賣合約由林醫師和村長直接交涉,沒有向政府部門登記業權經己轉變。令到市建局最初不承認醫師的業主身份,醫師在2014年透過法庭正式重新成為業主。醫師說他的訴求是希望在村口興建仿古屋,因為村口有人流,才能繼續維持現有生計,能保持現在的生活方式。

醫師說市建局在2013年經村民多次示威抗爭下,雖提出能夠讓村民在村內的八間用作保育的石屋復業按排。但身份卻由業主變成租客,什麼時候加租,或會不會繼租都是由市建局說了算。

筆者之前曾經聽過同類型的復業按排計劃所帶來的壞處,在1999年上環花布街的商戶因重建而被迫接受安置在西港城,在2012年時市建局計劃將西港城改建成高級酒莊,趕走上環花布街的商戶,最後幸因受到社會輿論反對才停止改建計劃,花布街的商戶才可繼續在西港城。

林醫師亦表示在本年6月10日的會議中,市建局的收購及遷置部總監黃偉權先生稱,將來衙前圍村的村口是會有商店,但不是給現在圍村內的村民繼續營商。林醫師認為市建局將本來屬於基層市民的生活空間搶奪,再高價賣給大財團的行為,是違背了市建局自己提出的價值「以人為先、地區為本、與民共議」。實際上是用政府給予的權力,填滿自己的荷包。

據林醫師說他的中醫店平均40元看一次症包藥材,一個月都需要一萬多元來買藥材,每次看症都是賺取微利,惠及街坊。中醫店內亦需要存放很多藥材,才能維持診症服務。不能一時三刻就可找到合適的鋪位,加上附近地方租金亦昂貴,例如在新蒲崗找一個面積相近的地鋪鋪位,最便宜亦要二萬多元,也要裝修等等的費用起碼需要五萬多元,憑現在的收入及儲蓄根本無法負擔,離開圍村,很可能只有結業,放棄多年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舊雇客。

衙前圍村與市建局的第四次會議記錄-市建局無稽的理由

衙前圍村與市建局的第四次會議記錄-市建局無稽的理由
衙前圍村的村民范生在本年5月時收到第一封執達令,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對於市建局動用­法律行動強硬對付村民很失望,市建局過去一直不理會村民要求在村口興建兩層仿古屋上居­下鋪安置住戶及商店的要求.仍然堅持只能提供村中間的石屋給商店,住戶則只能搬到其他­地方.
市建局口說以人為先,實則摧毀家園,趕絕居民生計.與大財團狼狽為奸.

市建局寄失文件 漠視居民生計

衙前圍村村民范生早前答應市建局的復業按排,亦在市建局的職員陪同下。一起視察了幾個作為臨時工場的工廈。怎料市建局一方面和范生商討復業,一邊向法庭申請執達令,想在雙方有復業按排的共識前,就先將范生趕走。

因故范生主動向法庭申請希望能夠取消執達令,當時法官命令市建局需要於5月22日將反對理由交給法庭。在同日亦要將反對理由交給范生。范生則要在29號就市建局的反對理由,再作申述及反駁。法庭待收到雙方的理據後6月8日會再開庭作審議。范生於5月29日遵照法庭命令送一份誓章副本給巿建局代表律師。

他們才不得不拿了一份5月22日送呈法庭的誓章副本給范生。5月29日下午,代表律師職員許先生才致電給范生說: 范生,如果你對該誓章有回應,請於6月2日致電他們一齊去辦理呈交,因已過了呈交誓章時限,要他們幫忙才能辦理呈交。此份文件只有三日時間,令范生被迫要在短時間內檢閱市建局的反對理由及逐點反駁。

范生表示過去如有需要送遞重要文件的情況,市建局代表律師會親自派人把文件帶到范生面前。但今次卻沒有依據過去慣例,反而是要范生親身去法庭問,及去律師樓才得到該文件。令范生被逼在短時間內作回應,此做法實有問題。

市建局聲稱以人為本,但對於將會影響范生未來生計的文件亦毫不重視,實在豈有此理。

衙前圍村義工支援組

 

關注組到中遠大廈要求開會 社區發展總監接信後匆忙離開

我們是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本村村民范先生於5月12日突然收到「佔用人遷出通知書」(即首張執達令),並被要求在5月19日要遷出交鋪。一直以來,市建局都沒有好好處理我們這些住戶商戶的安置執業問題。現在,竟還要出動法律程序打算強制清拆,實在欺人太甚。

市建局一方面並未跟村民傾妥復業安置問題,一方面卻突然發出執達令,關注組感到非常不滿。關注組昨日到市區重建局中遠大廈總部抗議,並要求與市建局開會,以商討安置問題以及聽取當局回應以下的訴求:

1)   承諾停止逼遷范先生的法律行動

2)   立即停止未安置先逼遷的處事方式,實行先安置後重建

3)   盡快落實彷古屋方案,讓住戶商戶可以在日後回村居住或執業

4)   在重建期間,市建局必須負責住戶商戶的安置問題,以保證原有生活原有商機

然而,社區發展總監黃永泰只是到現場收信,然後匆忙離開,既沒有就村民的訴求作出回應,也沒有對關注組承諾開會的地點和時間。關注組對市建局如斯行徑感到非常失望,不排除會有進一步行動。
IMG_0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