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其他重建區的記招新聞稿〉【市建疑陰招趕留守街坊 暗宣傳益盜賊壞治安】

14976715_870059606464398_8868544411254717806_o上月深水埗東京街/福榮街重建區曾發生盜竊事件,事雖不大,卻令仍在向市建局爭取合理權益的居民心裡蒙上一層陰影。

該重建區的關注組在與其他區的重建關注組交流後,得知原來每區到後期都會發生這樣的事,而且,是與市建局的一些似是而非的動作有甚大關係。

事緣每有單位或舖位被收購,或租戶已被安置,市建局都會在門上貼上一張甚顯眼的標誌:[此乃市區重建局物業,不得闖進]。同時,又經常鑿破單位木門,以大型鐵鏈把木門與鐵閘鎖起,十分明顯。隨著收購的日子越長,這種做法等於令區內十室九空的情況公告天下,導致衛生、治安成為嚴重問題,讓留守抗爭的或未獲安置的居民,皆身處很大的人身安全和心理壓力之下。舊區街坊往往沒有大量金錢自己做保安設施,若而家有老少者,便很可能難以堅持抗爭下去。

同時,亦有重建區在剩下很少人時,市建局的保安會把樓下大閘以鐵鏈鎖上,又不分派鎖匙予住戶,疑似禁錮及違犯<消防條例>,又或把已收的單位拆爛,令區內形成廢墟之感。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質疑,市建局的保安人員不足,而且,市建局其實根本沒有必要收購後要做如此多之告示,因為這等於昭告賊人:此處十室九空,犯事無皇管。以上種種,等於向未走的街坊施加壓力,以致無論市建局安排是否合理,都可能因受不住安全威脅和心理壓力而要搬走。

發言人強調,這些做法除了向住戶施加壓力和加大居民遇賊的危險度外,別無效果,要求市建局馬上停止在所有重建區繼續這種做法,讓居民能在一個合理的空間裡生活。據理力爭權益的市民,應享有免於人身安全受威脅下生活的自由。

東京街/福榮街及青山道/元州街項目:市建張揚 留守甚不安

該區上月有小偷出沒,也有警察曾到場,唯似乎查不到什麼。曾因市建局未管理好其物業導致樓上廁所爆污水渠滲漏到自己劏房的曾小姐表示:「其實平常人家關起門也不會有人覺得自己可以闖進,市建局在已收購單位門口貼出[市建局物業不得闖進]字樣,簡直是告訴賊人這裡沒有人。」青山道/元州街的林小姐則表示,市建局保安不力,且到處是市建局標示沒有人住,更鑿開木門以大鎖鏈把木門與鐵閘鎖起,十室九空十分明顯,她時常一人帶著孩子上落,都有心驚膽跳之感。
況且,陳先生表示,這個重建局在市建局公佈前數月,忽然有不尋常大量單位買賣,這實在是很令人懷疑,是否市建局高層監管不力,疑似有職員走漏風聲,以致現時市建局仍未能收購單位,很可能要用高價向疑似落釘地產商作出賠償。陳先生指他所屬的東京街/福榮街重建關注組已多次透過不同渠道向市建局投訴,指出這個問題,卻被市建局一句[沒有]就擋回去,連個內部調查報告都沒有。他質疑,若肯挺身指責市建局的街坊都被嚇走了,便不會再有人指出市建局可能內部出的問題。

新填地街項目:疑非法禁錮:鐵鏈反鎖大廈鐵閘 禁錮重建居民進出

現時區內僅餘下約10戶居民,均是安置問題未得到妥善解決,與市建局仍在據理力爭,有板房街坊在今年9月已收到第一張執達吏告示,隨時被迫遷,天台戶街坊在10月時亦被告上法庭,經爭取後方暫緩市建局及地政署的法律行動。在半個月前,新填地居民發現樓下的大廈鐵閘閘門在晚上被市建局保安以鐵鏈封鎖,直至次日晨早5時多才解開鐵鏈,期間區內居民不能自由進出,亦不獲編配解開鐵鏈的鑰匙,須以電話通知保安室開門,妄顧住戶安全,亦涉嫌違犯《消防條例》。居民致電市建局大角咀一站通辦事處投訴,但半個月以來不見絲毫改善。直至【草根.行動.媒體】於11月4日報導有關事件,市建局職員才即晚致電居民道歉,並聲稱會跟進有關問題。居民直斥市建局認為區內住戶不多,求助無門,因此手段橫行無忌。

利東街:多年安全忽在家門下被搶劫

前利東街樓梯檔檔主葉美容表示,當年利東街曾提出香港首個由下而上,民主自發參與的社區規劃方案,更上到城規會與市建局對陣。
部份街坊一直堅持自己的社區參與方案是最好的方法,留守到後期,有一名居住多年,夜歸無憂的女士,卻忽然在利東街被打劫,叫也無人聽到,此事多少促成她的家庭放棄抗爭。

順寧道:從夜不閉戶到關門上鎖

前順寧道天台戶何國強則表示,由於天台戶被視為[疑難雜症],通常最後處理,故留守到後期,只剩他一家。以前天台很安全,從來不會鎖天台門,但十室九空後,就曾嘗有不同的陌生上忽然跑上來找東西,也曾試過兩次遭賊。一次有小偷偷了熱水爐及樓下水管,變相無水用,要到樓下拿水;另一次則來冰箱偷了一隻雞。熱水壚和雞是事小,走到日常起居處的東西被偷則給何太很大的壓力。最後,從以前的夜不閉戶,變成要關門上鎖,令人感想。

福榮街:土收後出現爆格

前福榮街租戶林小姐表示, 在土收後, 保安又不時時巡樓,又到處是告示告訴賊人此處無人,導致有人爆格,雖然賊人當場被捉, 但仍令人心惶惶。

衙前圍村: 市建進場屋塌起火

衙前圍村早年已被地產商採取收一間拆一間的方法,使一直緊密相連的排屋失去依靠,本來只用來分隔排屋的內牆變成被日囇雨淋的外牆,先後有多間過百年的樓房因此倒下,幸好沒有任何人因此受傷,亦令環境更加支離破碎,製造圍村已成廢墟的印象,令到仍然受到市區重建局逼遷的村民孤立無援,身心均包受煎熬 。

在市建局收購的尾段期間,亦發生不明火災,消毁了兩間還在經營中的小商店。其中一間活力士是村民李生的命根,在收購的未段,眼見經營幾十年的士多,連同貨物一夜間無晒,心情極度沈重。

而當晚發生的火災,好像有人精心安排,恰好圍村家家戶戶都有人仍然在居住,唯獨活力士多及黃伯士多夜晚是沒有人的,而且在圍村最邊緣的一角。
當日是在深夜時份起火,更是看更巡邏完就去睡覺的時間,當晚所有村民都在夢中驚醒,唯獨保安叔叔是最後一個,需由警察多次拍門才睡醒出來,那時火才受到控制,時間地點,也未免太過。市建局保安在此事嚴重失職,辛苦抗爭的村民,更是壓力極大,人心惶惶。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發言人表示,正如東京街/福榮街的租戶曾小姐所言,其實即使市建局不在已收購單位上貼紙顯示該單位為市建局物業,普通人也不會闖進,貼上紙張,反而更加告訴賊人這兒人煙稀少犯事方便,同時也加大了居民的心理壓力。至於其他拆屋、鎖閘等行為更令人髮指。該組表示市建局在收購期間,應該安排至少可以每楝樓有一隊保安人員,方為合理比例。同時,該組強烈要求市建局停止在所有重建局的已收購單位的單位及舖位門口貼上市建局物業的標誌,因為這種措施除了惹來賊人及向街坊施加壓力之外,別無果效,「以人為本」之說,甚為可笑。

20161106_ura2

(傳媒朋友若需照片請留電郵,謝謝!)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電話 9376-9257 電郵 odaaghk@gmail.com
網誌: https://odaaghk.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