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前圍村對於有關 范生安置的聲明 

衙前圍村對於有關刀仔先生范生安置的聲明

本關注組成員「刀仔先生」范生於九月七日中午再度與市建局開會討論安置問題,在開會前范生致電執達主任詢問有關執達令的情況,執達主任回覆說,會在八號再貼第二張執達令,亦即九月十五日前假若范生不走的話,在十五號當日即可抬人封屋。

在稍後的會議中范生亦逼於無奈地簽下,經過市建局小量修改的意向書。日後安置村民復業的仿古屋,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見證下,口頭承諾不少於是一百三十至一百五十呎。但租約的細節,例如日後會否加租、租約有效多久等等有關行業生存的問題,繼續避而不談,擺出強硬的態度,稱要召開市建局的董事會後,才有細節向村民公佈。

范生終在九月七日當日晚上,把曾經住了三代人的家(工場)的鎖匙交給市建局職員,離開由父親親手搭建的家園。暫時租了另一個地方,繼續做刀。

關注組的立場

我們認為市建局應就范生的個案:用法庭命令把范生強行趕走,重建期間不作任何安排,少少的營商津貼與范生目前需要負擔的租金有很大的落差。對於市建局在此階段由得范生自生自滅,直至衙前圍村的豪宅項目完工(可能是2019年)。本關注組表示極大的憤怒。

本關注組認為在重建期間市建局應該提供協助,幫忙在衙前圍村附近尋找相似的營商地方,直接為接受復業方案的商戶提供租金,使我們維持現在的營商方式,能夠在最少改變的情況下繼續生活下去,直到能夠回到我們的衙前圍村。

我們譴責市建局處理衙前圍村安置問題的手法,一方面動用執達令使范生受到極大壓力。另一方面透個逐個村民告、逐個村民單獨傾的方法,形成一個市建局對個別村民的局面,使我們不能透過集體抗爭的方法去與市建局談判。這般自然是不利村民,但對市建局卻非常有利。

我們要求市建局需就衙前圍村安置的問題再次與本關注組開會。最少能夠在談判桌上比較對等。同時要求停止所有逼遷的行動。

在此我們感謝所有關心范生情況,關心衙前圍村的市民。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15-9-2015

IMG_0021

廣告

[致市建局的公開信]衙前圍村支持村民范生的立場書

衙前圍村支持村民范生的立場書

致市區重建局

我們認為市區重建局需要先停止所有逼遷的手段,與受重建影響的所有人在一個平等的環境下,才商討一個對各人雙方最好的安置方法。現在市建局的做法如強盜般,口雖然說「我地係好樂意同你地傾架」另一隻手則拿槍,拿炮指住我們。本關注組對市建局此種行為會抗爭到底。

本關注組就市建局給范生的兩封有關復業按排的信件有以下立場:
1.本關注組對於市區重建組在此時避談租約問題,就要求范生簽署同意遷出的意向書,稱會在范生簽署後會向范生提供詳情,到時范生也可再進一步考慮的說法。表示此說法非常有市建局的無賴精神,現在是市區重建局需要我們安居樂業的士地,來與長江一起發展私人樓宇,如非市建局來到破壞,我們是可以繼續在圍村安居樂業。
我們要求貴居先提供租約有關所有詳情,例如加減租機制如何,何時會檢討,是否可以作出承諾日後在任何的情況下,都不會對接受復業安排的商戶進行逼遷。再讓范生在一個沒有壓力的環境下詳細考慮。

2.市建局在最近的一封給范生的意向書中說,范生將來復業的單位是一百多呎,我們認為市建局此做法,有違提供村內八間用作保育用途的石屋讓村民復業的承諾,我們在村內生活多年,知道村內的石屋應是二百多呎,不是一百多呎,但到底市建局拿走了一百多呎是做什麼的呢??是設計將石屋一分為二,再作出租謀取暴利之用??

我們要求貴局向范生及本關注組就此事詳細解釋。再加上一百多呎根本很難做生意,就以范生為例,范生現時的家總共四百多呎,有兩層可以同時作為工場及貨倉,一層有二百多呎。只有這樣范生才能維持現在的生活水平,不用另外再租地方作為貨倉之用,一百多呎的話,就會令范生經營更為困難。市建局將來亦有藉口收回范生的單位。

我們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是由現在仍在衙前圍村營商生活的村民所組成,我們定必與村內任何一個仍在與市建局抗爭的人共同進退。我們會作為范生最強大的後盾,不會被市區重建局種種手段所嚇怕。敬希巿建局立即糾正錯誤,否則只會更加激起村民的抗爭情緒, 巿建局自食其果!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2015年9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