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護村行動》

10346302_869394409819117_3822409568232460621_n
《正念護村行動》
現在需要集合大家的正念守護衙前圍村。
活動當日我們會準備白布,大家可在上面寫下對衙前圍村正面的訊息,然後把布掛在被拆屋的鐵絲網。寫給長期在抗爭的村民,寫給六百歲的古村,寫給每一區被欺壓的重建街坊。我們不會放棄!
地點 : 衙前圍村
發生日期 : 2015年7月25日

退出九龍城社區藝術故事展x#*市建局強拆衙前圍村

11794497_869396439818914_491344288572088615_o

退出九龍城社區藝術故事展 –
<< 當社區都沒有了, 還做甚麼社區藝術? >>

2015年3月參與了「九龍城社區藝術故事展」,這是一個由兆基書院舉辦,資金由來是市建局 的市區更新基金(1)的活動。5月,我們相繼退出了是次展覽,原因如下:

第一,我們不同意用市建局的錢做社區藝術。市建局在它每年過百億的收入中撥出五億究竟所謂何事?毀滅社區前比錢你做社區的歷史文化藝術活動,讓大家記錄和懷緬一下社區?所以,把推土機駛進社區就能變得明正言順了嗎?市建局一邊廂摧毀人家園,以重建之名「發展」社區,賣地予地產商建造天價豪宅;另一邊廂做藝術「更新」、「關心」社區,這手段是荒謬的。

第二,我們認為市建局的資助非社區藝術創作的必要條件。好的社區藝術創作,必需的是落手落腳的溝通,人的參與可能比錢更重要。

第三,眼見社區正在消失,又在一旁搞藝術,意義為何?當我們接觸衙前圍村村民,看到他們真真實實被市建局強拆家園,圍村達半世紀的老商店被逼遷。再甚是六百年古蹟,竟然被這一代憨鳩市建局地產商毀滅,於心何忍啊!

開初,我們抱著嘗試參與社區藝術的心態,雖然知道這是市建局撥款時都有猶豫,但好像用它的錢插佢也未嘗不可。經過多番思考後,發現這樣做社區藝術實在極之矛盾。

我們認為市建局只是再次利用藝術作為霸權市區重建手段的抹白。我們看到市建局在深水埗海壇街的暴力手段下逼遷居民,接著賣地給地產商建了四幢「喜X」系列天價蝸居。逼遷後,市建局只是不斷「偽建設」社區,又如拆毀整條囍帖街,建成令人作嘔的「囍歡里」和歐陸式豪宅。這種對社區的「真破壞,偽建設」還不夠嘔心嗎?社區被壓在重建巨輪底下,絕不會因為社區藝術而變「好」。

再者,在此項計劃中,種種行政,或政治敏感的原因下,社區藝術是充滿限制、審核的和缺乏自主。在政府發展部門不變地忽視「人」的建設工作下,如此社區藝術只會成為政權的抹白工具。

我們明白每人有不同的取捨與價值衡量,無意判斷別人的選擇。但是,我們實在不能眼睜重要的社區價值因重建消失,同時,市建局不斷粉飾太平假象。

九龍城衙前圍村是一條存活了六百年的古村,它賦有歷史價值的古蹟;李生圍村裡士多的人情味;范生超過半世紀的刀仔工藝;自發的墟市,由下而上的社區經濟。

然而,當社區都正被摧毀,我們究竟在做怎樣的社區藝術呢?

1. 市區更新基金已獲市建局撥款港幣五億元,作為獨立的經費來源,用作資助向受市建局執行的重建項目所影響居民提供協助的社區服務隊之運作經費﹔資助由‘市區更新地區諮詢平台’建議的社會影響評估及其他相關的規劃研究﹔以及資助由非政府組織及其他持分者提議的在市區更新範圍內進行的文物保育及地區活化項目。
http://www.urfund.org.hk/b5_about.html

文 : 區健明 ﹑ 丁卓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呢到就係我屋企!》
丁卓藍
紙札 6尺x 6尺/衙前圍村/2015

這條村,有六百年,這裡有過無數個家庭。家,本來就讓人有一個安居生活,這種生活無需你承認與不承認。
我就是在這裡,你無權奪走我的家,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無需你干擾!
我造了一間紙札屋。紙札屋並不恐怖,恐怖的是破壞家的人。

重建戶撐新界東北

MVI_0003.MOV_snapshot_05.21_[2015.07.16_21.10.22] MVI_0003.MOV_snapshot_01.41_[2015.07.16_21.01.17]

今日衙前圍村的郭生、前利東街街坊區生、H15關注組的MAY姐,都去左馬屎埔村一齊撐農夫,城鄉互撐。

郭生講左城市同農村都一樣面對發展商搶地既問題,最終受害既都係基層,仲發現衙前圍村同馬屎埔村原來都係被姓李既攪緊添(衙前圍村係李嘉誠、馬屎埔係李兆基)。
may姐就主要講自己社區自己規劃,係利東街同馬屎埔村都見到官商點樣勾結,點樣搶走基層市民既生計。
區生就大讚馬屎埔既香蕉特別好味,仲好感概咁講見到好多屬於基層好好既野比發展商或者政府折散。

聽朝大家記得早啲起身,去馬屎埔繼續撐。

---

【新界東北反逼遷聲明】

中止原址換地.杜絕利益輸送——新界東北農夫強烈反對政府與發展商聯手打殘村民
※ 呼籲明天 (17/7) 10:00 am ※
農田置家@馬寶寶社區農場/區流根農田

(大家可以帶家具或家用品到馬寶寶社區農場,搬至被逼遷的農田上,與村民一起建立家園)

過往二十年,恒基地產在馬屎埔村瘋狂收地,收了地也是任由它荒廢,目的就是為了這兩年引起全港巿民反對的東北規劃,食盡地產生意的大茶飯。
結果,好好一個村莊,被恒基收地收得支離破碎——村民被趕走,隨之而來是圍欄、告示牌、雜草叢生、蛇蟲鼠蟻、爛屋破窗。今天八成的馬屎埔村已被恒基收購,可是,立法會其實仍未審議東北規劃,這片土地上仍有村民及農戶在堅守!
為了推卸逼遷所意味的政治責任及可能引發的公關災難,並加速營造配合東北發展的「客觀條件」,政府推出「四萬呎原址換地」政策,借此利誘及鞭策地產商加速收地(2015年內),趕在新界東北撥款前趕絶村民,企圖把村變成廢村,製造既定事實,令東北發展一片「廢地」變得合理。
在此政策之下,釐訂發展商補地價的水平並無準則,公眾全無介入監督可能,是赤裸裸的利益輸送,而目前安排更是未審議先逼遷,可謂完全違背程序公義。
除此,居住權乃人權,你或我或任何村民的家園,也不應為成為這種官商勾結的發展暴力的祭品。
更重要的是,農業在每個城巿其實都佔重要角色,民主的城巿規劃,理應保護在地農業,並由此發展食物安全網,保障巿民健康,創造永續農業,城鄉共生的願景。可是偏偏在香港,卻容不下多元發展。政府企圖假借基建之名,行金融地產之實,讓發展商壟斷巿民的生存生活空間。
馬寶寶社區農場農夫區流根,日前收到執達吏信第一封信,要求他在17/7前交吉土地。
就此,我們表示強烈忿怒,要求政府馬上取銷任何「原址換地」的安排,杜絕利益輸送。整體而言,我們認為政府應正視五萬封致函城規會的反對書,及去年六月到立法會抗議的巿民的聲音,立即撤回整個東北規劃方案。
我們會續到恆基商場及其他發展商的商場抗議,並要求發展局公布更多關鍵資料。(發展局官員月前曾於立法會申訴部個案會議上向與會人士及議員披露,與東北規劃相關的『四萬呎原址換地』措施已吸引了七份申請。即除恆基外,有意染指東北地產大茶飯的,還至少包括另外六個發展商。)

粉嶺北農村及居民聯席
古洞北發展關注組
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
馬寶寶社區農場
土地正義聯盟
東北支援組
2015年7月16日

「文字報導」市建局逼遷衙前圍村中醫師 8月13日前就要走

林醫師在看律師信

林醫師在看法律信

在圍村生活了二十六年,在村口過著前鋪後居經營中醫店的林醫師,他在2015年7月13日一連三天,市建局及警察都在林醫師的店鋪門口張貼律師信,要求林醫師需要8月13日前遷出否則就會採取法律行動,抬人封鋪。

林醫師他於1990年向當時村長吳九購下現在的單位,但因當年的買賣合約由林醫師和村長直接交涉,沒有向政府部門登記業權經己轉變。令到市建局最初不承認醫師的業主身份,醫師在2014年透過法庭正式重新成為業主。醫師說他的訴求是希望在村口興建仿古屋,因為村口有人流,才能繼續維持現有生計,能保持現在的生活方式。

醫師說市建局在2013年經村民多次示威抗爭下,雖提出能夠讓村民在村內的八間用作保育的石屋復業按排。但身份卻由業主變成租客,什麼時候加租,或會不會繼租都是由市建局說了算。

筆者之前曾經聽過同類型的復業按排計劃所帶來的壞處,在1999年上環花布街的商戶因重建而被迫接受安置在西港城,在2012年時市建局計劃將西港城改建成高級酒莊,趕走上環花布街的商戶,最後幸因受到社會輿論反對才停止改建計劃,花布街的商戶才可繼續在西港城。

林醫師亦表示在本年6月10日的會議中,市建局的收購及遷置部總監黃偉權先生稱,將來衙前圍村的村口是會有商店,但不是給現在圍村內的村民繼續營商。林醫師認為市建局將本來屬於基層市民的生活空間搶奪,再高價賣給大財團的行為,是違背了市建局自己提出的價值「以人為先、地區為本、與民共議」。實際上是用政府給予的權力,填滿自己的荷包。

據林醫師說他的中醫店平均40元看一次症包藥材,一個月都需要一萬多元來買藥材,每次看症都是賺取微利,惠及街坊。中醫店內亦需要存放很多藥材,才能維持診症服務。不能一時三刻就可找到合適的鋪位,加上附近地方租金亦昂貴,例如在新蒲崗找一個面積相近的地鋪鋪位,最便宜亦要二萬多元,也要裝修等等的費用起碼需要五萬多元,憑現在的收入及儲蓄根本無法負擔,離開圍村,很可能只有結業,放棄多年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舊雇客。

衙前圍村與市建局的第四次會議記錄-市建局無稽的理由

衙前圍村與市建局的第四次會議記錄-市建局無稽的理由
衙前圍村的村民范生在本年5月時收到第一封執達令,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對於市建局動用­法律行動強硬對付村民很失望,市建局過去一直不理會村民要求在村口興建兩層仿古屋上居­下鋪安置住戶及商店的要求.仍然堅持只能提供村中間的石屋給商店,住戶則只能搬到其他­地方.
市建局口說以人為先,實則摧毀家園,趕絕居民生計.與大財團狼狽為奸.

逼上梁山之衙前墟

20150716衙前墟_2 衙前圍村再次進入緊急的階段,陸續有村民收到執達令及語氣強硬要求遷出的信件,情況岌岌可危,雖是如此,但我們沒有一刻停止對抗市建局與發展商的壓迫,亦希望與更多的人面對相同處境的人一起對抗。 衙前圍村因過去是私人士地,食環署不能在村內執法,成為不小街坊擺地攤謀生的地方,形成一個小販的避風塘,正因小販是人人都可以做,同時亦受到官商聯手的壓迫,我們決定和最普遍及最受壓迫的人站在一起。團結起來對抗摧毀基層生活的推士機。 日期:7月25日 時間:2:00-7:00 地點:新蒲崗衙前圍村 如果你有興趣當日一起擺地攤歡迎聯絡我們: 電郵: ngatsinwaitsuen@gmail.com https://www.facebook.com/Ngatsinwaitsuen 交通: 1. 地鐵樂富站B2出口,步行五分鐘或以小巴前往 2. 巴士、小巴,於彩虹道(王仲銘中學)下車,步行一分鐘

[給市建局的公開信]圍村橫額失蹤 市建局手法卑劣

致市區重建局

本關注組對於市建局所聘及指示的保安在村內的所作所為很不滿,宏信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保安主管陳生在本年6月24日向本關注組成員郭生表示市建局不容許在村內掛橫額,是否真有其事?我們要求市區重建局就此事作詳細解釋,因為我們曾經在保安室內發現不見了的橫額的,經交涉後,保安才將橫額交還。去到7月1日再次發現橫額失蹤,我們見到在場保安拍照記錄,保安面對我們的質問時說毫不知情。我們對市建局的無賴行為深表憤怒。要求市區重建局解釋。

及過去三年本關注組無論舉辦什麼活動,貴局的保安都在沒有得到在場的人士同意就對參與本關注組活動的參與者進行拍攝,甚到對著來幫手的朋友不停的拍照。當在場朋友反拍保安的時候,保安則說不要影,但之後卻仍然在遠處拍照。本組要求市區重建局對此事解釋,詳細說明過去拍攝了的相片有何用途?拍攝了多少張相關的照片?會否銷毀?

本關注組認為市建局所指使保安的所作所為都是意圖令來幫手的朋友產生憂慮,及令本組的成員添加壓力,更傷害每人都有的表達意見的權益,此手法實在卑劣,簡直是鼠竊狗偷。市建局身為公營機構,但其行為及做法卻從沒有對人的基本尊重,實在不幸。

我們將不排除就以上事項有進一步行動。

2-7-2015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11222892_683550965109807_8844433790395915215_n

(不見了的橫額)

———————

以下是市建局的回信

K1 reply lett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