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組到中遠大廈要求開會 社區發展總監接信後匆忙離開

我們是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本村村民范先生於5月12日突然收到「佔用人遷出通知書」(即首張執達令),並被要求在5月19日要遷出交鋪。一直以來,市建局都沒有好好處理我們這些住戶商戶的安置執業問題。現在,竟還要出動法律程序打算強制清拆,實在欺人太甚。

市建局一方面並未跟村民傾妥復業安置問題,一方面卻突然發出執達令,關注組感到非常不滿。關注組昨日到市區重建局中遠大廈總部抗議,並要求與市建局開會,以商討安置問題以及聽取當局回應以下的訴求:

1)   承諾停止逼遷范先生的法律行動

2)   立即停止未安置先逼遷的處事方式,實行先安置後重建

3)   盡快落實彷古屋方案,讓住戶商戶可以在日後回村居住或執業

4)   在重建期間,市建局必須負責住戶商戶的安置問題,以保證原有生活原有商機

然而,社區發展總監黃永泰只是到現場收信,然後匆忙離開,既沒有就村民的訴求作出回應,也沒有對關注組承諾開會的地點和時間。關注組對市建局如斯行徑感到非常失望,不排除會有進一步行動。
IMG_0020-3

2015年5月18日 致市建局的公開信

致巿建局總經理黃麗娟,鍾彩雲,張愛娣:

我們是衙前圍重建關注組。今天來到中遠大廈,是因為我們的其中一位成員范先生在五月十二日收到第一封執達吏通知,被要求在5月19日要遷出交鋪。一直以來,市建局都沒有好好處理我們這些住戶商戶的安置執業問題。現在,竟還要出動法律程序打算強制清拆,實在欺人太甚。

事實上,范先生的個案還不止如此。在本年的五月的五日和八日,巿建局總經理黃麗娟已曾約見,和范先生商討行業的復業安排細節。而且更在五月九日及十一日,巿建局職員劉先生依黃總經理的吩咐,與范先生一同找臨時工場。但是,范先生在十二日就收到執達吏通知了。換句話說,市建局一方面宣稱負責安置問題,卻另一方面以強制的手段逼使范先生遷出,實在令人質疑市建局安置的誠意。而且,由於申請收樓令後,執達主任平均在十天的時間過後才會張貼「遷出通知書」。即是說,市建局早在黃總經理第一次約見之前,就已經打算動用法律程序。這種未安置先逼遷的手法,漠視了我們生存的權利,本關注組對於此處理手法實在表示強烈的不滿。市建局若是有誠意為人的生活著想,就應該立即與住戶商戶認真商討安置復業問題,不要再用不合理的手段毀人生計,毀人家園。

衙前圍村的村戶住戶在這已經生活多年,我們就在這紮根、成長、生活,我們有住在這裡的權利。現在市建局竟然漠視我們的權益,就打算要用粗暴的手段把我們趕走。幾百年的衙前圍村,是我們在這裡一點一滴在奠下的基石,我們有著悠久使用權,村內大街小巷都是村民的權益,就這樣被市建局一清而空。這樣還叫做「以人為本」嗎?市建局毀我家園理應還我家園,在本村保育公園建兩層仿古屋安置住戶商戶。

因此,本關注組對此表示以下的訴求:

1) 承諾停止逼遷范先生的法律行動
2) 立即停止未安置先逼遷的處事方式,實行先安置後重建
3) 盡快落實彷古屋方案,讓住戶商戶可以在日後回村居住或執業
4) 在重建期間,市建局必須負責住戶商戶的安置問題,以保證原有生活原有商機

我們關注組將不會容忍這種粗暴無理的做法,並且會堅定地捍衛自身應有的權益。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18-5-2015

衙前圍村明天清場 街坊斥市建局違承諾毀手工業

2015年5月18日 范生給全香港巿民的公開信

給全香港巿民的公開信

揭開巿區重建局衙前圍村項目特色商戶復業安排愚弄欺騙小巿民的醜陋面紗

各位傳媒朋友、各位街坊、各位全香港市民:

本人是衙前圍村特色小刀行業的小商戶,就我所經營的刀仔舖,從本人父親五十年代開始到由我傳承共經營了超過了六十年。我們所做的獨有產品瓜刨,是全港蔬菜批發商交薯仔蘿白去酒樓餐廳前專用的削皮工具,棚鈎刀是建築行業拆竹棚工人的專用拆棚工具。這些行業服務惠及全港市民,但小刀行業利潤有限,只因數十年不用交租才得以生存,如果得不到保育就會扼殺了此行業。

 

2014年5月23日,本人收到巿建局復業安排信(附上副本) ,我是接受以租客身份於保育區繼續經營的。2015年5月5日和5月8日,得到巿建局總經理黃麗娟約見,和我商討本人行業的復業安排細節。其間黃總經理答應安排我在保育區的八間石屋之一復業,並且在衙前圍村項目重建的數年期間讓我租用附近的工廠區工厦單位作臨時工場,由巿建局代交租金,直至搬回保育區為止。2014年4月24日巿建區與村民的會面中,村民提出行業繼承延續安排問題,當時邱總監說租客身份是沒有繼承權的,但獨特行業在不改變行業性質下可考慮其他途徑延續行業。

 

黃總經理更承諾我到時簽租約叫我和兒子兩人一起簽,以實行邱總監的承諾–得以子繼父業。黃總經理當時還打趣地說你的孫輩要繼承我便幫不上忙,還洋洋得意地問我"伯伯你知不知道我怎樣幫助你呀?" ,並吩咐劉先生和我一起去地產公司找合適的工厦。我當時以為可以復業,老有所依了。5月9日、5月11日巿建區的劉先生依黃總經理的吩咐陪我約了地產代理找臨時工場,但未找到合適的地方。豈料,5月12日下午,本人收到執達吏通知,要本人於5月19日要交舖。數天的歡喜霎時變成惡夢!

 

堂堂一位一有假期便到國內山區顯愛心做義工、滿口仁義道德的巿建局總經理為何一點信用都沒有? 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愚弄欺騙小巿民?讓全香港巿民一起來看清楚巿區重建局如何透過衙前圍村項目以政府公帑做地產商的打手!成為地產商的賺錢機器!15米以上起豪宅要賺錢便天公地道!難道15米以下的保育區、已承諾給小巿民的一點滴生存空間都要趕盡殺絕?

 

以上說話是我個案的實況,句句擲地有聲! 巿區重建局對衙前圍村村民的欺壓手段慘無人道!希望全香港有良知的巿民一齊來支持衙前圍村村民! 譴責巿建局的卑鄙行為!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成員:范先生

2015年5月18日

 

 口號:         官商勾結!強搶民地!

                    還我家園!還我生活!

                   爭取合理權益!抗爭到底!  

 

副本送:

各傳媒朋友、各網民朋友、各街坊市民

政務司司長辦公室主任黃琛惠小姐

立法會公共申訴辦事處張主任

發展局規劃地政科張鎮基先生

黃大仙區議會主席李德康先生

市區重建局黃偉權總監

市區重建局黃麗娟總經理

市區重建局張愛弟小姐

地政總署(市區重建組)-葉富強先生

衙前圍村村民 范生第一封執達令

於2014年5月23日關注組與市建局經過幾次開會後,終爭取到巿建局願意在村內的縱軸線旁安置商店及工場,但我們認為此方案仍有商討空間。

圍村其中一戶 范生(刀仔先生),曾於2015年5月5日和5月8日與市建局總經理商談細節,甚至於5月9日、5月11日在市建局的職員陪同下,前往圍村附近工廈尋找合適的地方作重建期間的臨時安置,可是竟在第二日(2015年5月12日)收到執達令!要求於2015年5月19日遷出。

數天的歡喜霎時變成惡夢!市建局作為執行市區重建的法定機構,在未與村民達成共識前,竟動用法律行動(執達令)將市民逼走!!豈有此理!!

本關注組將有進一步行動,請密切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