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衙前圍村——歷盡八百年的風景(四)重建

作者:陳楚思

四.

圍村的重建

IMG_1404

現時的圍村,圍上的多是鐵絲網。鐵絲網有個大洞是「通道」入口,讓人踏在長短不一的木板搭成的「橋」進去。一大片粉紅色花朵和綠葉,勾勒出此處昔日的房屋邊界,最左邊有兩層高的生銹鐵架,近處豎立幾枝角鐵,上面竟還依附瓷磚的殘骸。這就是范生回家的路。

DSC_1360

范生的屋上面掛著木牌,用紅漆手寫「強搶民居,官逼民反」。由八十年代起,地產商逐步收購圍村業權,得到八十多個[12],買一所就拆掉一所。到了2011年,政府更收回餘下的二十個私人土地業權,進行重建發展項目[13]。圍村歷盡滄桑,要重建是理所當然吧。范生說起,昔日在坑渠見到很多老鼠、蟑螂,大家要倒夜香,或有人搭建不正規的廁所,衛生情況惡劣。范生房屋的木樁已被白蟻蛀壞,颱風時房屋會搖動,令一家擔驚受怕。諷刺的是,正因知道要重建,范生怕要搬走,才更沒心情沒動掏錢維修。

根據市區重建局的方案,重建後會建保育公園,保留門樓、「慶有餘」石牌匾和天后古廟,中軸線和小巷佈局,及八間較古老及完整的石屋[14]。兩邊讓地產商興建約四十層樓高的住宅,底層離地約十五米。[15]我想像在公園抬頭,會見到高樓的「屁股」和中間一格天空。

范生要我們留意,兩座大廈之間其實並沒有相隔那麼遠距離,只知道樓宇下面會留下15米的高度給保育公園。

圍村避過了海盜、日軍、大火,現在呢?唯一肯定能回來安居的,就只有天后娘娘。范生、李生和其他街坊可以回來居住、開店嗎?村民沒有權利決定重建方 案,對安置賠償充滿疑竇,只多番收到市建局信件勸喻搬遷。市建局現提出讓他們在公園裡的商店營商,但村民喪失了辛苦掙錢買下的業權後,到時還須付租金,細 節仍未清晰,就要答覆是否接受方案。[16]村民爭取在保育公園外圍有較多人流處,建一排仿古屋,經營生意,但未有機會與市建局進一步溝通。雖然仍在商討期間,范生早前已被指霸佔官地,上庭打官司終敗訴,慨嘆程受盡折磨。2014年6月24日起,市建局就可以執行清場的法律行動,令村民人心惶惶。

李生堅持要留住舖頭,斷然拒絕市建局現時安排,因他無法保證公園內做生意的生計。「市建局出信件來嚇我麼?我不怕。幾十歲人,甚麼都可以商量,但打 破我飯碗的話,我怎樣也不依。我只想有安樂茶飯。見過許多人為發財而想歪,有錢但不自由,我從來不是這樣的人。」他豪氣地說。連飢荒都捱過了,的確沒甚麼 還能動搖他了吧。

有人問過范生,會不會覺得圍村很荒涼,會怕嗎?他說,住在這兒幾十年了,有感情,不會怕了。鄰居龍叔縱搬走了,仍每天要回圍村走走才心安。樹木在空 地更加肆意生長,有桑果掉在鐵皮外,有石榴長在鐵絲網外。陽光下,有蝴蝶飛舞,貓在巷間盯著途人,鳥兒叫個不停。他們望著圍村,看到的更是心內的另一幀風 景,有可觸可感的回憶,一直以來認識的鄰里都住在裡面,安居樂業這卑微的願望不再遙遠。是這樣的風景,才承托住鐵皮上「堅持抗爭到底」六個紅字。你看圍村 荒廢嗎?我看到茂盛的樹和花。

DSC_1279

IMG_1371 IMG_1331 IMG_1269

<<衙前圍村——歷盡八百年的風景(一)宋朝至二戰按此

<<衙前圍村——歷盡八百年的風景(二)戰後、刀匠 按此 

<<衙前圍村——歷盡八百年的風景(三)活力商店 按此


DSC_3144

感謝文學雜誌「城市文藝」容許轉載。

原文刊於《城市文藝》72期,2014年8月出版,天地圖書、三聯、商務、中華書局、Kubrick、突破書廊等有售。

DSC_3145原網址:https://littlewaveflower.wordpress.com/2014/09/14/%E8%A1%99%E5%89%8D%E5%9C%8D%E6%9D%91-%E6%AD%B7%E7%9B%A1%E5%85%AB%E7%99%BE%E5%B9%B4%E7%9A%84%E9%A2%A8%E6%99%AF%EF%BC%88%E5%9B%9B%EF%BC%89%E9%87%8D%E5%BB%B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