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只要圍村人情 不要傳媒偏頗   市區最後圍村人訴最後心聲

只要圍村人情 不要傳媒偏頗
市區最後圍村人訴最後心聲

        作者:

衙前圍村和背後的高樓豪宅,一高一低,一明一暗,形成鮮明對比。(韋健攝)

 

【本網訊】黃大仙衙前圍村自〇八年開始一直受重建問題困擾,到今(一四)年市區重建局將六月廿四日定為最後回覆搬遷限期,預計月底會清場。由一班青年和村民組成的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在今(廿九)日下午舉行最後一場的「衙前墟」,並在當中不滿市建局出爾反爾,要求保育村口位置,及興建一排兩層仿古屋。有村民表示捨不得那裡的鄰里人情,亦有村民抱怨傳媒的偏頗報導令他們氣憤。

 

 

意見接受 態度依舊

一眾衙前圍村村民在當日下午兩時許舉行「感謝衙前圍村儀式」,村民先讀出《中華德育故事》的其中一段文字,感謝圍村六百年來「一直無私的付出,令我們有一個安穩的家」,最後喊出口號「村口建排仿古屋,安置村民活保育」,以反映他們的意願。

在此之前,八十後村民關仔發表最新概況,批評市建局「毫無誠意,出爾反爾,意見接受,態度依舊」。他指村民曾跟市建局進行三次會議,市建局承諾重建後商戶安排返回村口繼續營業,以象徵式一元租金租予村民,兼可商討新租約的安排。市建局又答應,往後會商議由村民提出的「市建局購置公屋安置村民」之方案。不過,以上方案至今皆無做到,更遭反建議,在村內保留縱軸線附近的八間石屋予他們,村民因覺得只有在圍村外圍的店舖才可接觸街坊及營利,而無法接受。

他表示,村民本來無意阻擋重建計劃,但只希望市建局為他們及黃大仙區基層市民,甚至為香港做一個真正惠及大眾的保育計劃。又質疑市建局的舉動,與「改善當地村民生活」的目的背道而馳,「結果村民係要離開社區,呢個係十分唔正常,村民要變成受害者」。

 

 

市建局奇招 逼居民遷出

關仔又指,有部分村民近日已經收到法庭傳票,需要上庭,令村民受到極大壓力。因為法庭繁複的程序,及市建局的一大批律師團隊,讓他們無所適從。村民曾要求暫緩程序,卻遭到拒絕,更揚言若不接受市建局的方案,會再採取進一步的行動,甚至下達執達令驅走。

在圍村經營理髮生意的郭裕家,表示自約卅年前長江實業收購業權開始,已經收購了村內約七成業權,因找不到剩下的業權主人之故,就找了市建局協助完成。到近年市建局在一些的相連屋,將已收購的一邊拆去,另一邊未搬走的則保留,但因室內牆外露,腐蝕速度加快,嚴重影響房屋結構,要用鋼條來支撐。

另外,市建局又以考古為由,要在村內挖洞,引來村民抗議。及後又有食環署突然前來執法,質問他們是否已領取牌照,及調查有否霸佔公眾地方,帶來不少滋擾。郭先生說,「作為法定機構,需要有合理安排同賠償,但佢哋無做到」。

 

 

 

 

「點只做生意咁簡單?」

在村內賣刀仔的范先生,道出村內的鄰里情懷。他自五、六十年代父親來港之後就住在圍村,父親在家中製造木柄刀仔,程序複雜。在七十年代塑膠業興起後,父親得到村內的徐先生的合作,幫忙製造塑膠刀柄,自此製造刀仔更方便。不過後來存貨增多,家中難以容納,徐先生提供廠內的角落,存放製成品和半製成品。至今他們仍有聯絡。他總結道:「呢度唔只做生意咁簡單,重有圍村嘅街坊情。」

在衙前圍村旁邊擺攤的村民「孻叔」,住在那裡已廿、卅年,近年來雖獲編配公屋居住,但三年前又再遷回。他說這裡令他願意留下來的,是那份圍村人情,他也記起以前在圍村門口「慶有餘」牌匾底下生活的趣事,又見證兒子在圍村成長的事跡。「孻叔」表示,近年來傳媒偏頗的報導,集中報喜不報憂,他們只是理會重建的好處,卻不理原居民之苦,連他們發聲的機會也沒有。他概嘆自己已七十多歲,不在現在發聲,往後再無機會。對於他的期望,他表示只是想留在這裡,過圍村的簡樸生活,並且能夠在當眾面前盡訴心聲:「如果佢哋要搵居民上去嘅話,就搵我啦!」

同為村民的「肥叔」,亦有相近意見。他指衙前圍村四通八達,如果真的要重建,寧願日後付租金,也要在這裡過原本擺檔生活。他說,之所以新界東北居民不肯搬遷,只是想過原本田園生活,每日跟鄰里談天說地,就是他們的理想。他批評近日的重建新聞皆漠視居民感受,「亂咁嚟嘅!」他諷刺政府和傳媒不肯將重建詳情交代,以為可以瞞天過海:「根本詐傻扮懵!」

 

 

面對傳媒偏頗 「唔知講咩好。」

本身是重建關注組成員的關仔,在隨後的面談中,感謝村外青年的鼎力相助,令更多區外人知道這重建計劃。對於留守圍村的原因,他認為由於「鄰里關係好親密,街坊情好濃厚。佢(衙前圍村)係市區最後一條圍村,再搵唔到另一條更好嘅。」他覺得如斯情懷買少見少,更需要保育。

他指,市建局要賺多少,他們不會阻止,但至少有地方給他們原區安置,例如給商戶預留附近空置率高的東頭邨街市繼續營業,和安排村民暫住附近公屋,到屆時重建完成後遷回。不過,他擔心政府是否有心做好,因為過往市建局屢次食言,令他們倍添煩惱,但不論如何,他們仍抗爭下去。

他又稱,傳媒的偏頗報導,無阻他們抗爭的決心。他說,「傳媒有如雙面刃,既可以救好多人,亦可以害好多人,在乎寫稿嘅人係咩心態。佢哋寫乜我無辦法評論,惟有見步行步。」不過,當記者之後解釋,現時部分地產商為加快發展,採取不同手段讓傳媒為他們粉飾太平時,他隨即無奈地表示:「唔知講咩好。」

本來不理公共事務的他,因今次的重建,讓他加入抗爭行列。他計劃聯同其他成員和村民,在七一上街遊行,冀望有更加多人關注及參與。

 

 

原址: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6/30/76852

感謝輔仁媒體對本關注組活動的報導

廣告

衙前圍村導賞團(7月26日)

自2008年,市建局開展衙前圍村重建計劃,目標是摧毀村原本的社區和生活模式,僅保留幾間石屋、天后廟及村口的牌扁,再讓私人發展商於原址興建兩橦樓高四十層的私人豪宅。為了推行計劃,局方用各種手法向村民進行迫遷,如惡意破壞村內石屋結構,影響村民居住環境,又威迫村民清場期限將至,令村民每日提心吊膽。村民一直爭取與市建局就重建計劃商討的機會,提出「維護原有社區網絡」、「屋換屋,舖換舖」及「可走可留活保育」等基本訴求,無奈一直遭局方忽略輕視。甚至,於上一次雙方談判會議中,市建局總監邱松鶴揚言會於六月底後進行清場行動!

人數 : 8人成團
日期/時間 : 2014年7月26日 下午3時30分
(截止報名日期7月24日 時間:2359)
導賞員 :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的村民成員
收費 : 暫定為五十元正(包茶點)
(所有收費將成為關注組的經費)

**有興趣者,可透過facebook專頁: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留言 或

電郵(ngatsinwaitsuen@gmail.com )報名。**

是次不能參加的朋友,唔洗失望,仲可以參加7月13日既導賞團!

衙前圍村導賞團(7月13日)

自2008年,市建局開展衙前圍村重建計劃,目標是摧毀村原本的社區和生活模式,僅保留幾間石屋、天后廟及村口的牌扁,再讓私人發展商於原址興建兩橦樓高四十層的私人豪宅。為了推行計劃,局方用各種手法向村民進行迫遷,如惡意破壞村內石屋結構,影響村民居住環境,又威迫村民清場期限將至,令村民每日提心吊膽。村民一直爭取與市建局就重建計劃商討的機會,提出「維護原有社區網絡」、「屋換屋,舖換舖」及「可走可留活保育」等基本訴求,無奈一直遭局方忽略輕視。甚至,於上一次雙方談判會議中,市建局總監邱松鶴揚言會於六月底後進行清場行動!

人數 : 8人成團
日期/時間 : 2014年7月13日 下午3時30分
(截止報名日期7月11日 時間:2359)
導賞員 :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的村民成員
收費 : 暫定為五十元正(包茶點)
(所有收費將成為關注組的經費)

**有興趣者,可透過facebook專頁: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留言 或

電郵(ngatsinwaitsuen@gmail.com )報名。**
是次不能參加的朋友,唔洗失望,仲可以參加7月26日既導賞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