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2日的影像報導「市區重建局背棄承諾」

市區重建局於2013年10月中曾向村民承諾,在農曆新年前會再和村民開會就安置等問­題進行討論。於是,關注組公開呼籲關心衙前圍村的公眾,在2月12日一起到市區重建局­總部示威,然已市區建局卻在2月11日下午向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發出一封電郵。說2月­20日將會再度開會。雖然如此,關注組仍決定進行2月12日的行動。

廣告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2月12日抗議市建局的行動聲明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2月12日抗議市建局的行動聲明

一直以來,市區重建局(下稱市建局)對於處理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的訴求,均沒有積極回應,而且在期間更以種種手段令村民生活大受困擾。直至上年11月14日,市建局願意與關注組開會,才算是有點態度上的改變。由於一次的會議難以達成甚麼共釋,市建局亦聲稱需要以時間考慮村民的方案,所以企業傳訊總監邱松鶴在當日曾表示,願意在農曆新年前再度和本關注組開會,以解決因重建而引起對本關注組成員生活、生計、及對鄰近社區所造成的負面影響。

但是,直至農曆新年前的一個禮拜,市建局亦沒有約關注組開會。所以,關注組各成員在上個星期(1月20日-1月27日)曾多次致電邱松鶴,追問市建局對本關注組的承諾,但他一直未有接聽電話。最後,市建局亦只在1月28日寄了一封所謂的綜合回覆,宣稱以備未來的討論,實際上對村民要求全部否定 ,且仍沒有跟進任何的開會事宜。因此,本關注組對於市建局的做法非常失望,市建局身為公私營機構,自稱採取「以人為先、地區為本、與民共議」的方針去推進市區更新,但以上行為明顯市區重建局是自打嘴巴,完全沒有履行曾對村民作出的承諾。

正因如此,關注組早前公開通知,會在2月12日進行示威行動,抗議市建局不顧村民訴求。直至昨日,亦即2月11日,市建局才突然通知約關注組開會。縱使市建局在最後一刻表示願意開會,但關注組的成員仍對市建局這種「見招拆招」的態度感到不滿。明顯地,這只不過是市建局希望平息紛爭的表面技倆。對於村民真實遇到的困難,因失職而導致的真正矛盾,關注組仍質疑市建局是否有誠意解決。

所以,本關注組決定堅持今天的抗議行動,以行動要求市建局的要盡責做到市區重建策的目標: 「以人為先、地區為本、與民共議」; 同時,以行動要求市建局於會面時真正面對村民的訴求。而且,亦就著該封綜合回覆的內容,再次重申本關注組的訴求。

本關注組認為:

一.             市建局指出,由於所劃定的土地用途以及因現行建築物條例所規定,所以發展的地面層不能作住宅用途。但本關注組對此說法表示質疑,這套做法,明顯地亦只是令村民不能保留原有的生活。讓村民保存生活質素及社區絡是市建局的職責, 它理應盡所有可能解決技術上的問題。本關注組要求市建局詳細交代衙前圍村將來的發展計劃,和所有相關的發展計劃的理據及條文。

二.             至於商戶方面,市建局只容許所謂有特色的商鋪繼續經營,而且鋪位更需要以投標方式獲得 。但是,村民所經營者不過服務街坊的小生意, 何來能力與其他大財團、連鎖店去競爭? 這只不過是不將原本商鋪的經營及村民的生計當一回事。本關注組要求原區「樓換樓,舖換舖」, 市建局理當正視。

三.             就安置及補償安排,本關注組所有成員都在衙前圍村生活、經商超過十年,  和鄰近社區、街坊建立深厚感情。因此本關注組由開始到現在都強調要在圍村生活、經商,繼續現在的生活模式,保存社區網絡及地區特色。本關注組成員的生活,因重建計劃已受到巨大的傷害,所以市建局不能如此不顧關注組的訴求。所以,本關注組強烈要求保留現有的生活方式及條件。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2014-2-12

「行動呼籲」市區重建局背棄承諾

在上年十一月二十四市區重建局向本關組承諾,會於新年前就安置等問題和本關注組再次開會,怎料,直到今天年初七仍未就開會事項和本關注組連絡,更於一月二十八日向本關注組寄出一封拒絕所有本關注組要求的信件,連同早前承諾過會在新年前和本關注組的事情也沒有提及。在此本關注組對於市區重建局身為公私營機構,卻把承諾對關注組的背棄得一乾二淨表示極度失望。
現邀大家二月十二日下午三時到市區重建局總部要求市建局遵守承諾,及用誠懇磋商的態度去回應所有受重建影響的人的訴求。
日期:2014年2月12日
時間:下午3時
地點:上環中遠大廈
查詢電話:55831742

衙前圍村人物專訪-有活力的好好先生「李生」

圖片

活力士多,是衙前圍村營業時間最遲的一間商店,位處東頭村和衙前圍村的交駁位,士多老闆李生笑說:「呢個係全村最好既位置」.在士多外有一處屬於村的空地,再外面是屋宇署的停車場。

士多前的小空地,雖然只是一條闊四米的行人路,卻為李生和附近的街坊創造不小生活樂趣。

因為圍村是屬於私人土地,所以小販管理隊不能在 該處執法。街坊們能到這兒,在地上鋪上一塊小布就成為地攤,多個小地攤集中一起就能成為一個市集。分別有賣花、毛巾、手鏈、舊書等的小地攤。有些地攤更擺了超過十年,到衙前圍村擺地攤成為生活重要的一部分。亦有街坊會執一些舊椅子回來,讓本來是空地的地方,成為一個能夠停留、休息的地方,更吸引不小街坊特到落樓飲酒談天,閒時也會化身成小販做些小賣買。街坊們透過生活在空地建立起一個自由的公園和市集。

活力士多的存在,無形中為這個空間提供酒水零食等的便利,有些街坊總愛擺完地攤後經過士多買些飲品,和李生談談天說笑。

來幫襯的小雇客

說起零食總是令人流口水,而李生更會將各種零食串成一串,掛起來,變成一串又一串的零食簾,在零食簾下也放滿色彩斑斕的零食,成為村中最可口的一道風景。這道風景當然吸引不小學生來幫襯。在訪問途中更有4名補完習的小朋友經過,幫襯李生,我問了他們幫襯李生幾耐?他們開心地說半年,再問點解幫襯李生?小朋友們即時回答「因為呢到啲野平啲。」「7-11啲野飲賣8蚊,呢到5蚊」再問小朋友點解7-1會貴一些?小朋友思考了片刻回答道「因為7-11租貴」,李生聽到小朋友的回應時也不忍笑了幾聲。

顧家的好好先生

李生由細開始,已經很喜歡機械,在大陸時,看到在路上的私家車覺得很方便「果陣時啲人揸住架車可以係馬路氹氹轉」,來港後就跟師父學維修汽車。於68年自立門戶,在九龍城寨東正道租一個鋪位做修理生意,李生說「姐係架車埋到黎就咩野都同你做哂」「果陣做修理全科」即是所有損壞的電器交到李生手上,李生也有能力把他們修理好。

到76年業主收回鋪位,李生隨即四處尋找地方,期望能夠做回維修汽車的生意,因當時警察抄牌抄得很利害,就算只是在馬路旁修理車輛,警察也會過來查問。幾經辛苦,最後買了衙前圍村現時的鋪位,當時鋪位外面是露天停車場,只要有空位,任何人都可以將車泊到停車場內,加上是免費,因此非常適合李生。

83年位於東頭村的七層大廈(徙置屋邨)遭拆卸,連帶露天停車場也被改建成五層樓高的收費停車場,找位置泊車變得很困難,維修汽車的生意也做不下去,「為左生活就要轉型」。開始轉為經營活力士多,「轉做士多係因為啲細路要食飯,養得掂啲細路就算數」。我問李生當時點諗,「出去大地方一定要請人,請伙記,都係要比人工,所以都係算數囉,係到踎死」李生半帶玩笑口吻地說,有些朋友更笑說李生是「你正式拖大炮打隻雀仔」,李生繼續說,沒有辦法為了家人,就要選擇一條容易行的路,只求過日子。維修汽車雖然搵錢快,但會大上大落,有生意時都可以,沒有生意時,就要養起伙記。士多呢則是開門見山靠薄利多銷,雖然不能有大發展,但會比維修汽車穩定。「如果我唔係啲細路係到,我走左出去喇,去做整車」雖然李生是這樣說,但談話中只要提到「細路」總是流露出暖意。

最後問及李生對於衙前圍村的重建有什麼看法時,李生很豪氣地回答:「我咩都唔要,只要比返我做生意就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