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逼遷假復修—市建局欲再拆衙前圍村

繼早前市區重建局(下稱市建局)兩度指稱衙前圍村的建築物出現結構性危險後,市建局於十二月九日第三度指衙前圍村的建築物出現結構性危險,需要拆卸,並向居住在單位內的吳生表示為保障他的生命財產,提議吳生先行搬出。吳生認為市建局的處理手法,目的是令村民離開衙前圍村,保障村民的生命財產只是為逼遷找個藉口。

有人受傷先叫人維修

由二零一一年開始,市建局動用土地收回條例,該單位的業主把單位賣給市建局,亦即市建局成為業主,吳生依舊是租客。

早前該單位的木樓梯曾因日躧雨淋而多次損壞,每次損壞都會通知市建局,叫他們派人維修,但由通知到真正維修完成間期往往要等待最小一個月,最長曾經等了三個月才維修,維修的質量亦很差。吳生說之前的業主維修一次後可以三年內也不用再維修,市建局的維修卻連半年也支持不住,更有兩個朋友因木梯級的損壞而受傷,最嚴重的一次,是有位朋友踩上木梯級後,木梯級隨即破裂,下半身即時半天吊,動彈不得,非常危險。吳生即時通知市建局,市建局即時派員進行維修,吳生在事發後,提議把木樓梯改成鐵樓梯以策安全,市建局則回應說用住木樓梯先。
IMG_20131230_221829
圖中原色木就是經過復修的木梯級,踏上去時仍會有些搖晃。

為逼遷讓建築物成危樓

在今年二月時,吳生發現屋頂出現漏水情況,隨即通知市建局,市建局派員視察後,和吳生說單位漏水的情況太嚴重不能進行維修工程,只能裝上假天花做成一個兜,令漏出的水不會滲進屋內,吳生只能無奈接受。

到十一月,市建局相繼 指村中的建築物有結構危險,需要拆卸,吳生的單位亦不例外,市建局派出的結構工程師指吳生的單位屋頂的柱出現裂痕,屋頂亦出現下榻,牆身也有裂痕,已不適合居住,建議即時遷出。,亦已在旺角豉油街找了一處單位讓吳生暫住。

但依據吳生的朋友從事裝修的阿杰說法,屋頂出現下榻,主因是市建局的維修只是令水流到兜內,不漏到單位內,但當下雨或天氣潮濕時,建築物料會吸收過多的水份,令建築物料變重,建築物負荷加大,導致結構出現問題,甚至有倒塌的危險。
IMG_20131230_222153
圖中的白色水管和鐵制的假天花,就是市建局的復修工程。

衙前圍村由八十年代開始經歷了長達三十年的收購,間接令業主都不願為不知仍會住多久的建築物修葺,更因之前長江的收購方法是收一間,拆一間,將本來互相支撐的排屋成為七零八落的單楝屋,建築物損耗的自然加快。就算是市建局收回打算將來用作保育的單位,市建局的做法也是讓他們空置,不進行任何修葺,試問這種做法怎會讓人不懷疑市建局試圖透過建築物的損壞,令居民擔驚受怕,來達成清場的效果呢。

週二 2013-12-31(轉自獨立媒體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9890
作者:z503

 

市建局漠視市民訴求 開會馬馬虎虎

圖片

幾經爭取,衙前圍村關注組終於成功令市建局派出企業傳訊總監邱松鶴先生和收購及遷置主管的黃偉權先生,於十一月十四日到訪區內,同包括關注組成員在內的收影響業戶開會。

不過,市建局於是次會議上所提出之見解與及其後作出的跟進工作,既未盡如意,受影響村民認為,市建局手握強大公權力,必須儘快回應居民合理訴求。

1. 拒絕承諾保育石屋,視香港歷史如無物

本關注組早前曾就市建局拆毀應予保育的石屋而作出投訴,村民普遍對此耿耿於懷,認為是市建局透過破壞古蹟,意圖將衙前圍村的歷史價值降低,藉此加快重建。就此,村民在會上持續對局方施壓,要求市建局保證不會再借故拆毀其他應予保留的石屋。但市建局只支吾以對,表示需因應情況而定,不能保證做到。

事實上,石屋的嚴重損毀,完全是市建局的責任。自收回土地後,市建局始終未有對所收回的石屋後進行妥善維修,使房屋結構受損。局方先後以結構危險、損毀嚴重等詞,拒絕承諾村民,但顯而易見,古蹟如今時今日般破爛,實屬人為失誤。市建局對香港歷史毫不尊重,更只為利益而進行重建,妄顧相關社會責任,教人憤怒。

2. 消極回應關注組方案,解決現存困局之意圖成疑

關注組成員在會上曾向市區重建局提出,比局方之方案,更符合社會需要及實際效應的復村留人方案。關注組成員提出的方案,建議在八間石屋外、私人樓宇外的公園範圍,重新興建仿古屋,讓村民能夠維持現有生活模式。建議既能令仍於村內生活的居民及商戶繼續安居樂業,亦能令相關業戶繼續服務社區。相關設計可以減低重建對業戶生計帶來之影響,又能維持現存的鄰里關係。更重要的,是設計並不影響原有項目,發展之餘亦能令市建局履行成立原意,真正改善市民生活。
關注組曾指出復村留人方案之可行性。方案並不影響市建局保留八間石屋之設計,亦容許繼續興建上蓋物業。會上,關注組曾援引私人發展商新鴻基在馬灣進行「屋換屋,鋪換鋪」的例子,供局方參考。
會上,邱松鶴總監指局方曾在會議前構思類似方案,在村外興建兩排屋。局方想像一排屋予社企進駐,提供一些社區服務,以彌補因興建私人樓宇而被破壞的社區網絡,另一排則作商店用,讓已經按受安置並離去的村民和關注組成員投標。但由於商店數目不足以提供所有有需要的村民,局方又提議現有村民先接受不足而維持未來生計的賠償後,再詳細討論有關建議局方似有誘騙村民之意圖。更甚者,局方指已經接受賠償並離村的村民可以與現有商戶一同就新單位進行招標,令關注組成員質疑這個方案對已離開村民進行「二次賠償」,是分化本關注組團結,並打擊現有業戶的手段。

面對質疑,局方代表面有難色,藉詞是第一次聽到村民建議之細節,且方案似乎對本來的計劃進行大幅度的改變,就此看去關注組的方案實行機會很微,需要和高層重新討論有關提議。

但事實上,早在今年初,本關注組已曾透過黃大仙區區議會主席李德康議員,促成一個村民單獨和市建局討論安置的會議。在會上村民已經向市建局的職員提出有關提議,並得列席會議的李德康主席支持。九月中,關注組更再次正式向市區重建局提出有關方案。因此市建局推說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方法,顯示局方完全沒有誠意去解決問題,亦沒有意欲解決村民的安置問題。雖手握強大的公權力,但對市民的意見卻不放在心上,實際執行仍是以成本效應與官僚程序作考慮。

局方長久以來態度與誠意欠奉,村民現時提出的方案不但是對市建局的最大讓步,更是現時衙前圍村重建項目,相對較可行的方案。方案不但保留圍村原有的人文面貌和歷史,亦不阻礙市建局的重建計劃,可是市建局卻只知對村民之意見說不,沒有思考過方案當中的可能性,實與「以人為本」的宗旨相違背。

3. 跟進工作馬虎,漠視公眾生命安全

會面後,市建局代表雖然曾到本村考察,並聲言會照顧村民困難,但相關人員卻沒有記錄單位的損壞情況,日後如何對單位進行詳細維修,教人生疑。

以十一月二十二日為例,市建局縱然履行承諾到本村考察,但考察工作卻主要由非工程人員進行,同行的工程人員亦只是為單位損壞的地方拍照,完全沒有攜帶其他檢驗的工具,連按會議上居民所提,準備尺子去量度損壞面積也未有做到。考察全程只用肉眼看,令人懷疑市建局的所謂屋宇的結構安全考察,是否真有誠意和足夠的專業水平去保障村民的生命、住屋安全。

村民在局方考察單位的過程中亦把握時間,嘗試再次和市建局邱松鶴先生和黃偉權先生進行復村留人的細節討論,但兩位在溝通過程中一直迴避有關的討論,表現就如說市民的意見是可理可不理,並非復村方案的重要考慮因素。關注組對於市建局種種的做法感到極之失望與憤怒。

就十一月發生的事情,本關注組現作出以下回應和訴求:

1. 對於市建局今次的一連串行為,本關注組認為局方態度馬虎,行動多為公關而不是為了解決雙方所面對的困局而所進行的。
2. 反對市建局用投標方式來分配本來屬於村民的土地,破壞村民之間的團結,進行分化。
3. 期望市建局未來每月都能帶著真正的誠意和本關注組開會。雙方在平等的情況下,去討論安置方法和復村計劃。
4. 本關注組要求市建局履行責任,依法維護市民的合理權益,否則吾等必為生活為尊嚴抗爭到底 。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