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討市建局 追擊蘇慶和》市建局總部抗議

嘉咸街、衙前圍村、觀塘,一個個有特色的社區在市建局發展下慘被蹂躪,仁信里的賽鴿店剛被市建局清拆而被迫消失。全港唯一賽鴿店、700多年的市區古村,都淪為豪宅和商場的犠牲品。局方盈利達史上新高的44億,卻不斷壓迫街坊,觀塘、衙前圍街坊被威脅迫遷抬人,嘉咸街商戶則被面臨趕走,迫在眉切。各區的重建苦主們帶同當區文化象徵,如觀塘的賽鴿、 衙前圍的石屋和嘉咸街的攤檔道具,要求市建局主席蘇慶和落區聽與街坊協商,解決安置復業,落實以「以人為本」的重建方針。

衛前圍村向全香港市民申訴的信


官商勾結!強搶民地!

還我古村!還我生活!

爭取合理權益!抗爭到底!

衙前圍村民多謝各位對衙前圍村的關心及支持。

全港市民都知道:衙前圍村民經歷了私人發展商三十多年漫長的收購困擾以及近年來市建局利用各種卑鄙手段迫遷。各村民都精神困倦心力交悴,生活在惶恐之中,不知何時何日被人趕走。我們村民團結一起組織了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近年來一直都想和市建局協商出一個公平、合理、人道的方案解決剩下的十幾戶村民的賠償安置問題。且關注組向市建局提出一個尊重事實、符合雙方利益的雙贏方案:在15米以下的保育區內、八間石屋以外重建一排仿古村屋安置村民。

  1. 可以還村民原有的生活模式。
  2. 對發展商15米以上起豪宅的利益絲毫無損。

但是這樣的好方案市建局一直都耍公關手段、沒有誠意接見我們關注組和我們商討解決賠償安置問題。儘管我們向立法會申訴部申訴、向黃大仙區議會尋求協助及多次去中遠大廈示威抗議,到目前為止,十幾戶村民的賠償安置問題仍未解決而且面臨市建局隨時出執達吏執趕我們。為此,今天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舉行記者招待會,其目的是讓全港市民對衙前圍村民目前的處境加深了解。村民受到的不公平不合理的對待向社會各界,全港市民申訴:以下我所講的1、2點句句都是衙前圍村民的事實真相。

  1. 市建局官商勾結、強搶民地

衙前圍村重建項目,三十多年來私人發展商收購了約七成業權。餘下業權無能力收購下,找來市建局合作發展。市建局約占三成利益下參與該項目。在合作發展下,私人發展商停止了收購行動,坐收魚人之利。餘下的業權全由市建局負責收購,市建局作為政府的代理人:拿了全港市民100億公帑,免補地價,無條件的土地收回條例這樣優厚的資源和權力。全港市民都知道這些權力和資源是立法會付予他的,也就是全港市民付予他的。而且向全港市民承諾:「以人為本、地區為先、與民共議」服務市民。數年來市建局不但沒有好好地善用資源安置村民,反而為了三成利益,心甘情願地為私人發展商做打手、做爛頭蟀,更動用法庭命令這上方寶劍趕絕村民。近月來村民投訴住屋有危險,市建局不是加快安置村民或維修住屋確保住客的生命安全,而是出信叫村民自行搬走,用最卑鄙的手段迫遷趕走村民了事,話之你死不用負責。其目的是:以最豐厚的利潤奉獻給私人發展商!這不是「官商勾結、強搶民地」嗎?

  1. 市建局講保育係假保育

市建局從07年參與衙前圍村項目以來,向衙前圍村民、黃大仙區議會及全港市民宣佈:15米以下是保育公園,保留「慶有餘」牌坊、天后廟以及中軸線左右八間石屋。

數年來都是講保育、保育,但是2013年9月9日一巷某間承諾保育的八間石屋之一的紅姑屋被拆,2013年10月3日四巷某間保育屋又說屋有危險要拆,市建局從未為這八間石屋做過維修!如果一次維修都未做過,就說它有危險拆掉,這樣做能向村民、黃大仙區議會及全港市民交代嗎?全港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試問市建局:如果一間普通村屋都無本事維修,何來有本事起高樓大廈呢?倒轉講:你有本事起四十多層豪宅,為何無本事維修一間村屋呢?

2013年9月13日市建局高層邱松鶴先生和我們關注組開會,承諾將拆屋的報告資料交給關注組,到目前為止,關注組只收到寥寥數數、數頁的文件,原因只有一個:邱松鶴先生不敢將做假資料全面公開。什麼「專家報告」「屋有危險」—只不過是花言巧語的公關手段、扼人技倆、掩耳盜鈴!以上事實很明顯表明了市建局一直講保育只不過是打「政府牌」,其目的是要動用無條件的土地收回條例、法庭命令趕絕村民。數月前,市建局在法律上完全打低了衙前圍村民,假保育的嘴臉也扮得好辛苦,不需要再扮了,露出了大地產商賺錢賺到盡的手段,陰的陰的,拆完一間又想再拆一間,那怕向全港市民承諾要保育的八間石屋,言而無信也無要緊,賺錢最緊要!拆掉八間石屋,將來多八間新舖位出租賺更多錢更着數。我們村民堅決保護八間石屋!如果再清拆,一定護村抗爭到底!

我們關注組提出具衙前圍古村特色的保育安置方案:2013年9月13日邱松鶴先生也表明會考慮我們的方案,但到目前為止仍未得到答覆。所謂古村特色就是古村獨有的生意模式和社區網絡,我們小商戶由於不用交租,小商戶都把這些利益回贈給基層市民消費者,例如:傳統的中藥舖醫師不收診金服務街坊;理發店理發每位20元全港最平不單為本區的街坊服務,其他區的公公婆婆都遠道而來,是跨區服務,這就是衙前圍村獨有的社區網絡,有些獨特的小行業正因為不用交租才可生存,如果得不到保育就扼殺了此行業。刀仔舖,從范生的爸爸手到范生現在經營了超過了六十年,所做的獨有產品瓜刨是全港蔬菜批發商交薯仔蘿白去酒樓餐廳專用削皮工具,棚鈎刀是建築行業的拆竹棚工人的專用拆棚工具,這些行業服務遍全港市民,這小刀行業因為數十年不用交租才能生存,如市建局不按要求在保育區安置舖位給刀仔舖,就扼殺了此行業!現法庭命令要刀仔舖於10月24日交舖,直至現在市建局都未有妥善安置,生活未解決! 10月24日決不交舖!為自己的合理權益抗爭到底!市建局講保育,這些具古村特色的小商戶都得不到保育,保育區還有什麼意義呢?還叫保育區嗎?

以上衙前圍村的種種事實,揭露了市建局的真正面目:

  1. 市建局不是代表政府,市建局是帶著「政府」這假面具的大地產商!是披著羊皮的狼!再看市建局灣仔、西環和私人發展商合作發展的項目呎價賣多少,全港市民有目共睹,市建局是推高香港樓價的幫凶!
  2. 市建局變成了私人發展商賺錢的工具!市建局如不插手衙前圍項目,私人發展商無能力收購衙前圍村,我們可以一直無憂無慮地生活,市建局為了三成利益而大部分利益歸私人發展商下動用土地收回條例法庭命令趕絕我們!毀我家園,打爛我們飯碗,但又無好好安置我們,真係豈有此理!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官商勾結!強搶民地!毀我家園!

還我家園!還我生活!

目前村民即將面對市建局執達吏的執趕,村民的處境十分嚴峻!我們要堅強面對,更緊密團結為自己的公平合理的權益抗爭到底!現我們再次重申:市建局要在15米以下、八間石屋以外重建一排仿古村屋安置村民,還我村民原有生活,而且在該項目建築期間必須另覓地方暫時安置村民居住和營商,直至搬到保育區為止。市建局作為大地產商做生意要賺錢無可厚非,15米以上起四座各四十層豪宅是否賺到盆滿缽滿,且等全港市民去公論吧!希望市建局這大地產商拿出企業良心、社會責任、拿出誠意,真正做到「以人為本、地區為先、與民共議」,與我們關注組共議出一個「公平、公正、人道」的方案安置村民。

六百多年的古村如何滅村?為何政府發展新界東北有個明確補償方案向全港市民宣佈,衙前圍村的補償方案我們村民蒙在鼓內,一無所知!我們是市中心古村,價值遠比新界高!究竟社會上還有沒有「公平、公正和公義」?十多戶村民的命運如何安排?會得到公平合理的安置?還是執達吏抬走村民?一念之隔、一線之差,命運撑握在市建局手上,但村民一定為自己的合理權益抗爭到底!這一切就讓傳媒和全港市民一齊來見證吧!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抗擊市建局暴力逼遷 – 衙前圍村村民誓師大會(全記錄)

965648_388252804639626_2071309856_o

十月二十四日,衙前圍村幾戶久久未獲安置的街坊將面臨法庭要求遷出的最後期限。

經歷完一系列擾民手段、拆毀古蹟等毒辣招數後,市建局卻始終拒絕與­村民談判。

一眾街坊家園被毀生計被滅,基本人權尚且難保,街坊們想繼續服務社區的夢想,在資本勾­結前更是顯得異想天開。

儘管衙前圍村的歷史文物價值令不少公眾同情村民境況,更重要的,其實是強調小市民的居­住權利,將對衙前圍村的暴行連繫到市區重建政策的不公義。

十月二十日,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發起抗拒暴力逼遷的誓師大會,
除了衙前圍村民外,還有經歷重建而有重大壓力的其他重建區街坊,及關注的­市民,
都一同團結捍衛小市民居住權,及還重建街坊原有的生活,反抗暴力重建。

抗擊市建局暴力逼遷 – 衙前圍村村民誓師大會

CU02憑證龐大的公權力與遍佈港九新界的重建項目,市建局創下了十二年來最多的44億淨資產紀錄。
不過,這一切「成功」只是噁心的暴力之結果。雖然打着「以民為本」的口號,市建局卻從未負上半點公眾責任,十幾年來只知透過暴力迫遷等法,與私人發展商趕走基層改起貴價樓。

十月二十四日,衙前圍村幾戶久久未獲安置的街坊將面臨法庭要求遷出的最後期限。市建局介入圍村已幾年,但經歷完一系列擾民手段、拆毀古蹟等毒辣招數後,市建局卻始終拒絕與村民談判。現在,市建局一招「大石砸死蟹」就想「解決」一系列責任問題,安置、賠償一律單方面提出,冷血麻木。
一眾街坊家園被毀生計被滅,基本人權尚且難保,街坊們想繼續服務社區的夢想,在資本勾結前更是顯得異想天開。

儘管衙前圍村的歷史文物價值令不少公眾同情村民境況,更重要的,其實是強調小市民的居住權利,將對衙前圍村的暴行連繫到市區重建政策的不公義。
市建局至今的一切惡行,盡是對人權、文化、經濟的踐踏。但衙前圍村街坊相信,即使被權貴視作螻蟻,只要公眾團結一心,我們也將能夠否定這種暴力!

十月二十日,請來支持衙前圍村村民抗拒暴力逼遷的誓師大會,和街坊們團結捍衛小市民居住權,反抗暴力重建!

時間:十月二十日,下午三點半
地點:九龍衙前圍村(鄰近黃大仙東頭村)
交通:可由黃大仙港鐵站步行,或於樂富站乘39M小巴前往。支持者亦可以巴士前往,於彩虹道下車後步行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