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建局粗疏處理古蹟 六百年古圍村危在旦夕

市建局粗疏處理古蹟 六百年古圍村危在旦夕

九月九日,衙前圍村仍未獲安置的街坊發現有工友開始拆卸村口古舊石屋。由於市建局一直對外表示,衙前圍村將以「保留衙前圍牌坊、天后廟及中軸線八間舊屋」的方式保育,由街坊組成的衙前圍村關注組決定今日阻礙拆屋工程,逼使市建局交代拆屋舉動。街坊行動長達數小時,立法會議員「長毛」亦介入協助;多番逼令市建局交代後,拆樓之舉最終真相大白。事件顯示市建局處理古蹟的手段極為粗疏,幾視工友村民性命安全、古物古蹟歷史價值等為無物。圖片

在只知賺錢的市建局前,衙前圍村未來顯然難關重重,極需公眾參與支持。

衙前圍村村民昨日下午發現有重建局承建商的工友,入村進行清拆石屋工程。被清拆的石屋位於村口,屬於由紅磚與麻石為主要建材的舊式建築,亦是市建局所謂「保育方案」中將會保留的其中一間舊屋。昨日雖然亦有關注組成員作零星反抗,但作用有限,未能即時令工友停工。據關注組成員成功拍下的圖像顯示,石屋的兩面牆壁已被完全拆掉,屋頂的瓦片亦全被拆下,磚塊佈滿地下,另外有竹枝支撐著其餘未被清拆的兩面牆壁。換言之,工程雖未完成,但已把石屋的大部分結構拆卸。由於關注組擔心拆屋行動標示着全面清拆圍村,乃於九月十日組織行動,嘗試阻礙工友繼續清拆,直到市建局給予足夠理據,並向公眾交代,始得復工。

不難預期,行動之初工友與關注組成員有所衝突。工友直指上頭有向他們施壓,一旦停工隨時不獲支薪,所以拒絕即時停工,並表明除非關注組直指其上司,否則難有作為。 在理解工友的難處後,關注組成員多次聯絡市建局要求作出交代,但當然不獲理會。

期後,有跟進事件並支援村民的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到場協助,村民與工友亦開始可以對話,互相理解。 工友向關注組成員表示,該幢石屋結構確有問題,屋內木柱已幾乎全數被白蟻侵蝕,但市建局方面有要求他們保留瓦片及麻石,只是未知會否留作復建石屋。 工友並稱,該間石屋已被收購三四年,但市建局期間從未進行任何復修或加固的工程,今日變成危樓,自成人禍所然。

了解到石屋狀況後,關注組成員認為要求工友停工未必是合理做法,乃轉而向市建局施壓,向市建局提出幾項要求:
一,回應市建局方面作出拆屋的決定是否有依照合理程序,例如聘請合資格人士檢查房屋結構?市建局方面並應確保村民及工人的安全。
二,向公眾交代,被拆掉的具保育價值的建材,是否會被用作復修之用?
三,即時檢查其餘七間會保留的舊屋,並且只可復修,不可借故拆毀;局方亦需向公眾交代其保育安排。
四,即時檢查村內其他房屋,確保村民及出入人士之安全。
五,重新檢討通報機制,確保村民及公眾人士有足夠資訊,避免再有先拆後交代的情況。

不過,市建局做法離譜,當然不敢挺起胸膛面對公眾。

長毛前後至少六次致電衙前圍村項目發展的負責人,但負責轉接的職員一直推託,並表示負責人張愛弟女士在進行會議。在長毛追問是怎樣一種會議可以容許張女士無視立法會議員及市民的投訴時,相關職員支吾以對。
最終,市建局將近收到投訴九十分鐘後才致電長毛,向街坊交代事件。

市建局職員蘇毅朗回應街坊時,答應一星期內提供文件及資料予梁議員及街坊,交代對於結構問題的考察、清拆工作的安排及細節等。
現時,街坊因為石屋的結構問題,只得容許繼續清拆,但關注組成員皆表示對市建局的種種荒謬做法極為不滿。
他們尤其不滿的,是市建局既不重視歷史文物,亦無心向公眾交代清楚保育問題,結果只是粗疏地做出關乎村民乃至公眾的利益的決定,草草了事。

他們並質疑市建局借口搞保育,但收購多年卻從未有任何復修,其實只是刻意令古蹟破損,造成「拆樓也是逼不得已」的效果。
針對是次事件,關注組已計劃本週五下午三時往市建局所在的中遠大廈示威,抗議包括保育手段在內的市建局惡行。關注組成員表示歡迎各方關注重建議題的朋友到場支援,並希望公眾權益與寶貴的文化得以保留。

有關是次行動的進一步詳情,歡迎聯繫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電郵: ngatsinwaitsuen@gmail.com
電話:5584100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