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前圍村導賞團(2013-11-10)

人數 : 8人成團
日期 : 2013-11-10(星期日)
時間 :15:30-17:00
導賞員 :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的村民成員
收費 : 五十元正(包茶點)
(扣除成本後,費用將成為關注組的運作經費)

簡介 :
衙前圍村是市區唯一一條融合市區與圍村生活的圍村。現時,村內已被李氏集團及市建局收購及清拆得七七八八,市建局就說將來保留八間十間屋,並建起天幕,在天幕上起豪宅,天幕下就做保育區。
可是,在市建局的所謂「保育」意識以外,一個市區與圍村生活的融合體,其生活是怎樣的?歷史不單是一百年前的事,也是一直在發生的人的生活。市區的寮屋內,作為一個非原居民的基層市民的生活空間,還有各種服務週邊公屋街坊的零售服務業及手工藝,是如何顯示著一種融合發展的可能性?

**有興趣者,請電郵告之,方可作實,謝謝:)
(ngatsinwaitsuen@gmail.com )
報名內容:出席人數,姓名,聯絡人電話,費用請於當日以現金形式繳付。**

市區最後圍村 衙前圍村隨時清場

感謝主場新聞的報導

市區最後圍村 衙前圍村隨時清場
2013-5-22 19:33:45

衙前圍居民製作屋頂大字:「想走想留我要揀」,宣示他們的訴求。圖: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有逾600年歷史、正面臨重建的衙前圍村是市區最後一條圍村,村民在得到妥善安置和賠償之前,卻收到市建局發出的收樓令,被敕令在今日之前遷出,否則可能有進一步收回行動。有村民揚言抗爭到底,有一直關注衙前圍村發展學者批評,市建局方案不尊重歷史,促請政府考慮民間方案,復建圍村,保留整條圍村的格局。

根據市建局網頁顯示,當局早在2007年已展開有關重建項目,卻至今仍未與村民談好賠償及安置安排,有村民在未有賠償通知前,於本月初突然收到收樓令,指若村民在今日限期前不遷出,當局便毋須向法庭申請執行令就可以直接收樓。

學者批評 政府方案不合理

身兼「啟德發展民間聯席」成員的中大建築系教授鄭炳鴻接受《主場新聞》查詢時批評,市建局現有的方案「唔得,唔合理,對歷史尊重好低,唔識(保育歷史)!」他認為,應重建或復建圍村,以保留整條圍村的格局。

他認為,保育不應破壞該處的環境,更非只是保留部份物件,鄭質疑,「(建築物的)價值係按樓的本身?還是圍村本身?定係城市同村共同的格局?」

市建局目前的方案只計劃保留圍村中軸線上的8棟建築物,以及圍村「三寶」,即門樓、門樓上的「慶有餘」牌匾、天后廟,改建成保育公園及展覽室,其他排屋則不予保留。在拆掉其他建築物後,兩邊空地會開放予長實興建約40層樓高的中型住宅,約有750個單位。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在Facebook專頁引述村民表示:

市建局計劃興建的大廈一旦建成,將會是現時圍村高度的40多倍,會對附近屋邨住戶帶來嚴重的屏風效應。而且有關物業會將破壞建築物或遮蓋古蹟,損害圍村的歷史價值。更甚者,由於圍村一帶始終是基層生活區,引入中型住宅隨時加速區內「士紳化」,加重基層市民的生活壓力。

衙前圍村重建後概念圖。(圖:市建局網頁)
民間規劃方案:留村、留人

關注組亦引述鄭炳鴻提出的民間規劃方案指,希望復修圍村以做到「留村、留人」的「活保育」之餘,更能透過提供不同設施,滿足社區需要、追求社會公義。例如,民間方案建議未來除了現有商戶繼續提供價格相宜的服務之餘,更會在村內提供空間予小販擺賣,令黃大仙區街坊買到便宜貨品之餘,基層也可慢慢達致經濟自主。另外,復修好的房屋亦會歡迎藝術工作者、社福機構進駐。

不過,市建局網頁則稱:

衙前圍村為現存巿區圍村,過去二十年間不斷遭私人業主拆卸,面目全非。剩餘的原建築物破舊失修,衛生設施不完善,村民生活環境質素欠佳,非法佔用官地的情況亦日益嚴重。市建局將透過該重建項目改善村民生活。

香港大學建築學系助理教授李浩然日前接受無綫電視訪問時,稱衙前圍村現有建築物全是戰後才重建的寮屋,並非完整的圍村,保育價值存疑。

〈市區最後圍村 衙前圍村隨時清場〉

有逾600年歷史、正面臨重建的衙前圍村是市區最後一條圍村,村民在得到妥善安置和賠償之前,卻收到市建局發出的收樓令,被敕令在今日之前遷出,否則可能有進一步收回行動。有村民揚言抗爭到底,有一直關注衙前圍村發展學者批評,市建局方案不尊重歷史,促請政府考慮民間方案,復建圍村,保留整條圍村的格局。

詳看:http://bit.ly/10lKcWf
圖: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衙前圍居民製作屋頂大字:「想走想留我要揀」,宣示他們的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