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圍村的小販關先生(一)

「關生又拎野食黎啦﹗好正呀喂﹗」

 

每次圍村舉辦活動或導賞團時,不難發現醃薑、醃木瓜、蘿蔔糕等可口小吃滿佈桌面。背後操刀的,是圍村村民關先生的太太。看到大家吃得開懷的樣子,關先生總會爆一句﹕

 

「hehe,我整既話仲好食呀﹗」

 

(筆者按﹕唉,關先生,你真是語不驚人誓不休﹗)

 

繼「刀仔佬」范先生、「廿蚊剪髮」郭先生、「活力」李先生後,這次要介紹的,是成衣小販關先生。

 

房子的由來

 

頭髮捲曲,掛著鮮黃色小販證的關先生,自十八歲起跟隨母親當成衣小販,在黃大仙擺賣。當時新蒲崗一帶仍是工廠,關先生和一眾小販為工人們提供的貨品價廉物美,正好作他們的「商場」。為了方便工作,關先生便買下了圍村一間房子。時光荏苒,今天新蒲崗的工廠已被改建,關先生亦被安排深水埗梗檔賣衣服,不再在黃大仙擺檔。然而,他卻沒有賣掉圍村那間房子,仍在那兒居住。

 

安穩不再

 

本以為能安穩地在圍村度過,卻是山雨欲來。終於,和其他村民一樣,關先生要被市建局逼遷。面對窘迫,關先生、范先生和郭先生等一眾村民聯同各方支援義工組織了重建關注組。然而,即使成立了關注組,擔心家園被毀的心情仍不時掛在村民臉上。有一次跟關先生聊起重建的事時,他說﹕

 

「最好全部人都走晒,乜都唔好要,咁重建局就最開心啦﹗」

 

雖然說這番話時他配上了兩聲冷笑,但面對市建局的壓迫,仍掩蓋不了內心的擔憂和憤怒。市建局現時的方案是在圍村原址蓋一個「保育公園」,而公園上則建起數幢私人樓宇。可是,黃大仙區已有數個大型公園如九龍寨城公園和摩士公園,再多建一個公園的目的何在﹖這不禁令人質疑所謂的「保育公園」只是個愰子,那數幢供給地產商牟取暴利的私人樓宇才是市建局真正的目的。更甚者,市建局聲稱能「改善居民生活」,要「與民共議」,而關先生卻道﹕

 

「改咩善啊﹗淨係叫我地走,都唔同我地傾既﹗」

 

關先生的說法正正證明了市建局所謂「以人為先、地區為本、與民共議」其實只是一番空話。

 

圍村外的地攤

 

作為成衣小販,即使比較少在圍村擺攤,關先生對於圍村外的地攤有著一套另類的看法。西邊街由活士多到姜毅理髮店有十多個地攤,地攤擺賣的貨品包羅萬有,由各類衣物、影碟,到書籍、玩具等,而且非常便宜。走進去,宛若置身六、七十年代的香港。但對關先生而言,此處不僅帶有歷史意義,更是圍村重要的「商業區」,其便宜及實用的貨品能滿足附近街坊如東頭村的主婦的需求。遺憾的是,西邊街的地攤已是黃大仙,甚至是香港碩果僅存的小販市集。關先生說﹕

 

「以前黃大仙都有幾多地攤小販流連既地區,但係依家淨番好少啦﹗衙前圍村係其中一個。」

 

又道﹕

 

「政府成日話我地阻街,但係街坊鍾意我地賣平野同合適既野,點會話我地阻街呢﹗」

 

關先生談及西邊街的地攤時,一再提到「為街坊服務」。今天香港愈來愈多一式一樣的商場,甚麼圓方、apm,盡是給富人逛的。而像西邊街這些真正「為街坊服務」的地攤則買少見少。其實,一如數十年前的新蒲崗,因為是工廠區,故有像關先生的小販服務工廠工人,黃大仙區以公共屋邨為主,其發展模式理應配合該區的基層和街坊,絕不應是現時市建局的方案,本末倒置,建數幢私人樓宇以「服務」地產商和炒家,黃大仙區的居民卻完全不能受惠。

 

只求一處居所

 

關先生一直在圍村安穩地居住了數十年,現在一下子被弄得茫然失措。工作時,他要拚命避過食環署的控告;回家後,又要面對市建局的不公。其實,他只求一處居所,安穩地生活,卻如斯困難。面對種種壓迫,關先生慨嘆了一句﹕

 

「香港,表面就風光,實則千瘡百孔。」

 

待續

 

廣告

「轉載」衙前圍村的最後時光?

衙前圍村的最後時光?

週三, 2012-08-29 18:42 — 麥馬高

IMG_5129 圖:在衙前圍村一角經營的士多

(獨媒特約報導)衙前圍村的重建已經說了幾十年,最近市建局正式動用《收回土地條例》,限期衙前圍村僅餘的十多戶寮屋居民及商戶搬走。衙前圍村有至少400年歷史,又名「慶有餘村」,現村重建於1724年,是目前市區碩果僅存的最後一條圍村。市區的圍村一直被視為城市發展的阻礙,早在60年代港英政府已提出徵用衙前圍村作徙置區。八十年代起長實陸續收購村內的物業,大部份原居民已經搬走,只剩下為數不多的寮屋居民。2007年10月,市建局宣佈啟動衙前圍村重建項目,與長實簽下合作協議。長實早前已完成收購83個業權,近8成業權在手,並已清拆部分村屋,市建局則佔31個業權。居民遷出的最後限期為今年十月中,那條被併入政府「起動九龍東」大計的衙前圍村,它的最後時光又真的是在等待發展?

百年圍村 躲過日軍躲不過市建局

衙前圍村業權複雜,市建局表示有近20個業權尚未收回,包括部份未能聯絡╴或已移居海外的業主,部份業主因收地問題與市建局進入法律程序╴餘下的則認為市建局的賠償不公。

郭先生在衙前圍村經營理髮店二十多年,算及其契爺主理此鋪,前後已達70年。郭的店舖面積200多呎,上層住屋面積300多呎,領有寮屋牌照,郭先生就在家門前對出的空地放一面鏡,幾張椅子便算開門營業,餐搵餐清,剪一個髮盛惠二十元,剃光頭十五元。郭先生沒有收銀機,收到的錢就放在口袋,食飯便從這口袋淘錢出來。這裡雖然沒有美輪美奐的裝修,也沒有冷氣開放,但卻是附近的東頭村街坊的好選擇。

IMG_5114
圖:幾百年歷史的衙前圍村在二次大戰時能逃過日軍的破壞,卻逃不過長實和市建局。在衙前圍村經營理髮店的郭先生。

同區租金昂貴 逼遷勢結業

市建局開出的賠償是三十萬,目前算是「自己鋪」的郭先生沒有租金負擔。目前同區新蒲崗相約鋪位的租金,索價至少二萬元,郭感嘆一旦被逼遷,將無以為生。郭也曾找政黨求助,爭取更合理賠償,但至今仍未有回覆。遷出限期在即,村內掛滿各式各樣的抗議橫額,原來都是出自郭先生的手筆,這是郭先生目前能夠想到,可以做到的事。

經營逾半世紀  十萬逼遷

IMG_5140

在北邊街經營生果檔的歐先生,20歲起已在此工作,目睹衙前圍村的興衰。50年過去,歐生今年已經71歲,從前村內人煙鼎盛,客人不絕。「對面的東頭村,原本係塊田,後來就變成東頭村,不少街坊都過來幫襯。」但自從長實開始收購後,客人愈來愈少。記者到訪當日,歐先生就坐在店前與住在附近的老街坊閒談,與路人打招呼。

歐先生表示其鋪位多年來實用面積約280呎,過往20年都均有申請商業登記證。自有計劃重建以來,歐先生參與過多次會議,包括土地發展公司年代的會議。歐憶述從前的會議,曾有官員表示商營或非商營鋪戶,一律坐底「50萬特惠金」,商用鋪者另外再加賠償。「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土發公司變成市建局,引用《土地收回條例》強制收地,最終的賠償額是10萬。對著經營逾50年的老鋪,歐言談間盡是不捨之情,亦沒有能力在附近租店繼續經營。在市建局現行的計算賠償方法下,亦不會計算歐生多年一直兼用街道的空間,相反歐先生會被視為「非法霸佔公地」。

核對資料錯誤  疑嚴重影響賠償價

歐先生發現者市建局發還給他的文件中,將其持有的20年商業登記寫作成僅有10年。根據市建局賠償政策,自用商鋪的業主和商鋪租戶除了現有的特惠津貼之外,亦可獲得額外的營商特惠津貼,最高金額為差餉租值的 3倍(約為36個月的租金)。金額以商戶們連續使用該商鋪的年期為基礎,由最低7萬至最高50萬不等。換言之,市建局錯填住戶資料,有可能嚴重影響歐先生的賠償價。歐先生已去信民建聯的黃大仙區議會主席李德康尋求協助,但市建局至今逾半月未有回覆。

市建局收地手法欠透明

郭先生表示,至今市建局也沒有派人詳細解釋收購和賠償的準則及方法,只是以派遞書信的方式聯絡。剩下的居民多為長者,對於市建局的計劃及方案感到難以理解。

市建局雖未完成收地,但已經公佈規劃藍圖,包括興建和發展兩幢住宅大廈,提供700多個單位,並保留村內三項主要歷史文物,即門樓、祠堂和天后古廟,存放在保育公園。

黃大仙及新蒲崗愈來愈多新式大廈中間,衛前圍村顯得甚為荒涼。記者採訪當日,有十餘名住戶坐在空地閒談,村內不少舊屋均已被收購及拆卸,成為一塊塊種滿雜草的空地。處於外圍的房子多是寮屋,大多有告示貼於門前,標示為市建局物業。今年十月十五日便是收地期限,而如今部份人沒有計劃遷出,市建局亦未有再行聯絡有關任戶,意味當局屆時可能會安排清場行動。

記者:麥馬高、Alex 編輯:黃俊邦

原文:http://www.inmediahk.net/%E8%A1%99%E5%89%8D%E5%9C%8D%E6%9D%91%E7%9A%84%E6%9C%80%E5%BE%8C%E6%99%82%E5%85%89%EF%BC%9F

基層社區中那小小的士多-活力商店(一)

58433_285135591618015_402991671_n[1]

在圍村營業之前,李先生曾經分別在牛頭角,九龍城寨附近等地方營業,但同樣都是由於受到重建的影響而搬遷,經過多番轉折後,大約在80年代終於在圍村穩定下來直到現時。李先生以往靠著士多一業養起一家七口。他說:「個時我一日做足十六個鐘,朝十晚二,後生就可以做多D啦。」現時,他常說自己已大大不如以前,營業時間亦改為五點到十一點,亦足以見到他此言不假。

由於李先生已在圍村經營多年,靠著一群的顧客網絡,一點一滴地知道了不少圍村大小事。無論是圍村的歷史或是村內的人際關係,他都非常了解,可說是村內的情報中心。

而活力商店的房屋結構是下層鋪,上層貨倉。上層那小小的空間已經足夠讓李先生存了不少的貨,令他營業更加方便。這種房屋就是依賴著圍村這種獨特的社區環境才能在都市存在。假若李先生一旦被逼遷,李先生所煩惱的不但是鋪面的租金,更是貨倉的空間。就如大家所知,領匯旗下的屋村鋪租實是高得驚人,這叫李先生又如何能夠維持經營呢?

 

529930_285135098284731_1237590730_n[2]

*這是李先生的上層貨倉

而士多賣的東西都是主要以食物為主,無論是飲品,冰製食品甚至各款零食,都可以在士多裡一一找到,確實是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而士多賣的東西雖則與平常的便利店無異,但是賣的形式卻是有點不同。由於要照顧到小孩未必有很多零用錢,所以賣糖時不會強制一排排地賣,而是某些糖會以顆做單位賣出。一粒5毫這價格,對於區內的小孩來說無疑是莫大的恩惠,特別是區內基層的小孩。這種消費模式的確能令區內的基層市民在僅餘的金錢中,仍能找到消費的空間以換取歡愉。假若士多結業後換上了一間又一間的大超市,便利店,區內的小朋友們又如何能夠買到那小小的零食呢?要知道衙前圍村正面是新蒲崗這些舊區,後面被很多公屋圍繞,不少基層就在這龐大的社區絡生活。所以,重建圍村不但影響了村民的生計,更是影響了圍村附近的居民,令生活大大受到影響。(待續)

衙前圍村重建提供750伙 赤柱西貢兩地8月招標

【香港商報訊】港府積極增加土地供應。地政總署昨日宣布收回九龍衙前圍村土地,以進行黃大仙衙前圍村市區重建發展項目,重建后料可提供750個單位。另外,多幅地皮已開始或即將招標,除了昨日開始招標的北角油街地皮外,還包括赤柱海風徑和西貢甲邊朗兩幅蚊型地皮,兩幅地皮將於下月底招標。正因政府主動推地,發展商勾地意欲大減,上月再未有錄得勾地申請被拒個案。

衙前圍村項目已納入市建局07/08年度的業務計劃內,其推行有助改善區內整體環境,同時可保留村內三項主要歷史文物,即門樓、在門樓上嵌有「慶有餘」的石牌匾和天后古廟。衙前圍村的中軸線和小巷布局亦會保留。

這個項目需要收回共20個私人土地業權。政府是根據《收回土地條例》收回土地,并會於收地公告張貼日起計3個月后生效。

市建局長實合作發展項目

市建局發言人表示,3個月后土地歸還政府,然后再由市建局接手,目前正進行拆卸工程,項目最快明年動工。衙前圍村項目總住宅樓面面積約37.435萬方尺,可提供750個單位,另有約1.5069萬方尺的休憩用地。項目由市建局和長實(001)合作發展,市建局占30%權益,長實占70%權益。

宏基測量師行董事陳昌杰指,按照目前市况計算,以新蒲崗「譽港灣」作為參考,估計未來售價每方尺介乎80009000元,項目主要發展中小型住宅單位。

另外,地政總署昨日公布,兩幅分別位於赤柱海風徑及西貢甲邊朗的住宅地皮將於下月26日招標,930日截標。赤柱地皮地盤面積約為6622方尺,地積比率為0.75倍,可建樓面面積約4967方尺。西貢地皮地盤面積約為1.8654萬方尺,地積比率0.2倍,可建樓面面積約3731方尺。

赤柱西貢兩地估值2.25

中原測量師行董事張競達指,兩幅地皮規模細,料各自僅可建一幢洋房,相信用家自用居多。他估計,赤柱地皮成交價為1.5億元,樓面尺價約3萬元;西貢地皮成交價為7500萬元,樓面尺價約2萬元。

北角油街地皮昨日開始招標,下月19日截標。中原指,該地皮屬綜合發展區用地,臨近海邊并擁全海景,屬罕見的優質大型綜合地皮。董事總經理黎堅輝表示,是次招標土地估值80億元,樓面尺價約1.05萬元。

連續6月無錄得勾地被拒

不過,由於政府主動推地,發展商勾地意欲大減。據地政總署資料顯示,上月未有錄得任何勾地申請被拒個案,這已經是連續6個月出現這種情况。上半年僅有西貢對面海和紅磡灣填海區兩幅地皮被勾出。

(來源: 香港商報) 編輯: 胡威

本文連結:
http://www.hkcd.com.hk/content/2011-07/15/content_277634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