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動新聞報導有關衙前圍村之事宜-要求更正及澄清

就2013年1月26日貴 機構旗下的蘋果動新聞報導有關衙前圍村之事宜,本關注組謹作出以下澄清及報導資料之錯誤作出更正,希望蘋果動新聞盡快作出更正。

姜毅理髮檔已於本村經營將近廿年,期間均持有有效的商業登記證,現時的商業登記證並未過期,有效期至2013年6月14日(見附件1),可是,蘋果動新聞只是引述有關市建局的錯誤說法,並沒有就有關資料作出求證,實屬對村民之不公。

副本抄送:

壹傳媒-蘋果動新聞

衙前圍村關注組

2013年1月29日

註: “對 於 已 登 記 的 業 務 , 商 業 登 記 署 會 在 現 有 商 業 登 記 證 有 效 期 屆 滿 前 約 1 個 月 發 出 商 業 登 記 繳 款 通 知 書 。 經 付 款 後 , 該 繳 款 通 知 書 便 會 成 為 有 效 的 商 業 登 記 證 。"資料來源稅務局

衙前圍村最後的造刀工匠(一)

衙前圍村最後的造刀工匠(一)

衙前圍村義工支援組

市區重建局聲稱自己是「改善居民的生活」,可是,真實的情況是否如此呢?所謂的發展, 是誰的發展?或者說,是誰的發展被橫空切斷?市建局常說保育衙前圍村,又是什麼意思?

衙前圍村幾百年歷史已逐漸消逝,留下來的是什麼?自80年代開始,私人地產商收一間拆一間的收購方式,及現時的市建局借考古挖地,破壞他們居住環境的方式,均是逼村民離開的手段。衙前圍村幾百年的歷史,隨著清拆的出現,留下來的是什麼?而面對逼遷,村民無法離去的原因又是什麼?

今次我們請來三代做刀的范先生,來與大家見見面。

范生三代以做刀仔為生,不論買材料、做刀和送貨,均是自己負責,在范生父親一代,甚至會與隔離屋的打鐵工場合作製刀仔,直至近年行業收縮,范生年紀漸大,已改為只做刀仔裝嵌和磨刀的工序。所謂刀仔,其實與全香港的市民生活息息相關,用途遍佈各行各業,種類如蔬菜批發商專用的瓜刨、賣菜用的菜心刀、專開榴槤和椰子的圓頭刀、開水仙球的小刀、養蠔用的蠔刀等,連建築行業的拆竹棚的專用刀仔—棚鈎刀也大受拆棚師傳的讚賞。

fan

由於這種棚鈎刀幾乎在行業內只有范生在做,所以,范生非常自豪地為這種刀仔改了個名:「峯鋼棚刀」。「峯鋼」是一種峰利鋼,是五金舖用來鋸鐵材的鋼鋸條,而范生認為這種鋼是最堅固耐用,便用來做棚刀,於是便叫「峯鋼棚刀」。

每一把刀仔的選材、取貨、裝嵌、驗貨和全港各地的送貨,也是由范生一手一腳負責,如為使瓜刨耐用,削走最少的肉,范生會逐把打磨,以調較最適切刨的角度,並為每把瓜刨塗抹防潮油,范生說過「有哩啲工序,工人先可以用得把刀耐、削走最少的肉」,靠著對刀仔品質的堅持和自食其力,這小小的家庭式小本生意,才可以維持一家的生計。

fan (2)

由五十年代開始,父親一代便居於衙前圍村的范生,無論生活、工作也是在圍村內,附近的搭棚師傳更會親自上門購買刀仔,清拆這裡,也就連三代的回憶、往後的 生計也被清拆了。這間屋由范生的父親辛苦儲錢買下,並親手搭建,現時面臨清拆的危機,四週又租金颷升,特別是,這門手藝需要較空曠的地方作防潮油的塗抹, 較大的空間放置不同種類的刀仔,這個家、這門獨有的、低成本低利潤的刀仔手藝便更難以找地方重新開展。現時范生只希望能夠保留這門由父親一代傳承下來的手 藝,以舖換舖,呎換呎的安置方式,延續這門全港碩果僅存、營運了六十多年的小刀行業和手藝。(待續)

市建局借考古迫遷  妄顧村民安全 不願承諾會面警察口講中立  實幫市建局脫身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就市建局開工勘探古物的聲明:

市建局借考古迫遷  妄顧村民安全 不願承諾會面警察口講中立  實幫市建局脫身

我們是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的成員。衙前圍村重建計劃進行甚久,但是市建局仍未盡力處理和安置面臨迫遷而無家可歸或生計遭破壞的村民,我們為此事亦已 心力交瘁。而且,市建局一直與我們的所謂溝通都是極不講理和不負責, 甚至曾遺失村民買賣房屋的正本文件, 又指明明剪了頭髮廿年的剪髮檔是貨倉。故此,我們對市建局的誠信極有懷疑。今日市建局、考古人員在圍村進行挖掘古物的工作,就有關挖古物的事,市建局竟只 諮詢已搬走的村民, 而不諮詢仍在居住及營生的村民, 實在不能不令人懷疑, 是〔假考古,真迫遷〕。

考古毀安全

雖然勘察古物,對保存香港歷史和圍村保育工作都是一件好事,但在仍有村民未遷出的情況下進行挖掘工作,根本妄顧村民的生命安全。特別是這十一個「考 古點」是指2米乘2米的深坑,並設在村民的家園旁,此項挖掘工程所造成的沙塵及樓宇結構的破壞, 嚴重危害村民的人身安全。市建局是來毀人家園的,最少都有責任向村民提供證據指出如何「安全」法,一直空口說「很安全」,但卻沒有向村民提供任何有關「安 全」的憑據。

市建局不負責任

市建局縱使承諾以人為先,但就考古事件的詳情、確實的日程均不告之切身受影響的村民,今日我們只希望市建局職員能與我們會面、談安置村民和延遲考古 的詳情,但竟被驅趕,甚至市建局的社區發展經理郭詠琴,更空口說白話,敷衍村民,只願口頭承諾安排會面,連簽紙作實此承諾也不肯做,此種不負責任的態度, 根本非與人為先,與民共議。

警察濫權

今日,我們衙前圍村的村民只希望市建局盡其本份,與我們商討安置問題,但市建局漠視村民,而警察更假借中立之名,實行偏幫之舉,今日工人挖地前,大 肆搜查經過村口的途人身份證,派出CID和便衣監視村民,更派出超過三十名的警察,過程中更帶來警犬包圍村民。在郭詠琴拒絕簽紙承諾安排村民面見市建局高 層後,警察則動用龐大警力護送郭上警車離去,而棄即將喪失家園的村民於不顧。

故,我們強烈譴責和要求市建局對我們作出以下承諾﹕

第一,市建局一定要先安置,後考古。現在仍有十數戶人家住在圍村,只要有村民及商舖未解決安置問題而仍留在村裡生活和謀生時,市建局和古蹟辦必須擱置所有挖掘工作,絕不能在圍村掘古物。

第二,相關部門需要重新啟動有關挖古物諮詢程序,向每一名受影響村民解釋和得到全體村民和關注組的同意。市建局和古蹟辦亦需向村民提供有關工程對圍村影響的報告。

第三,切實對應會見村民,妥善安置的承諾。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2013年1月18日

聯絡電郵: ngatsinwaitsuen@gmail.com

誠邀報名:衙前圍村導賞團

nga

人數 : 8人成團

日期/時間 : 歡迎相議

導賞員 :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的村民成員

收費 : 暫定為五十元正(包茶點) (所有收費將成為關注組的收費)

簡介 : 衙前圍村是市區唯一一條融合市區與圍村生活的圍村。現時,村內已被李氏集團及市建局收購及清拆得七七八八,市建局就說將來保留八間十間屋,並建起天幕,在天幕上起豪宅,天幕下就做保育區。 可是,在市建局的所謂「保育」意識以外,一個市區與圍村生活的融合體,其生活是怎樣的?歷史不單是一百年前的事,也是一直在發生的人的生活。市區的寮屋內,作為一個非原居民的基層市民的生活空間,還有各種服務週邊公屋街坊的零售服務業及手工藝,是如何顯示著一種融合發展的可能性?

**有興趣者,請電郵告之,方可作實,謝謝:) (ngatsinwaitsuen@gmail.com )報名。**